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姜笙司夜爵_ > 正文 第1207章
    第1207章

    苏青延的手虚虚实实扶在她腰上,她能感受到腰间传来的炙热。

    她双手撑住他胸膛,起伏时的跳动,隔着她掌心,也愈发滚烫。

    她几乎不敢抬头看他。

    苏青延喉头滚动两下,他同样僵住没动。

    关依依视线不经意瞥向他,他衬衫领口开了两颗,明明是深秋,室内也开着空调,但他似乎很热。

    连同她都觉得热了。

    “我去把空调调低一些。”

    她要起身,苏青延力道一重,摁她在怀,“不是空调的问题。”

    “那是…”话到一半,没说完,她自己给掐断了。

    就算不经人事,可她不是傻子啊。

    苏青延下巴抵在她肩膀,呼吸略粗,很轻的笑了下,“你好好待着,就没事。”

    关依依脸更红了。

    但他克制能力很强,基本很快就冷静了,反倒是关依依没法冷静,他的气息裹住她,诱,惑她,她嘴唇干涸动了动,“你要不要先放开我。”

    他说,“早晚要习惯。”

    “可你抱住我,我怕我…我会…”

    “会如何。”他声音在耳畔,呼吸拂过她颈侧,令她轻轻颤栗。

    她理直气壮笑了,“男女之间,你说会什么,我可不敢保证我矜持得住。”

    苏青延笑得更深,挨近她颈窝,“都到这个地步了吗。”

    她立马改口,“我开个玩笑不行吗。”

    苏青延放开了她,她慌忙坐在身旁位置,觉得再待不下去了,“我先回去了。”

    她起身,走到门口,身后传来苏青延的声音,“晚上我去接你。”

    “接我做什么?”

    他笑,“你想做什么。”

    她一噎,“吃饭啊。”

    他身子倾向椅背,“随你喜欢。”

    关依依脚步都不带停顿的,出去后,她拍了拍自己嘴巴,这张嘴说话真他吗不过脑子。

    室内,沉寂下来,苏青延仰头望着天花板,胸膛缓缓起伏,片刻,才逐渐冷静下来。

    她说她会矜持不住,其实,真正矜持不住的人,是他才对。

    是他低估了她对自己的影响力。

    -

    司老爷的生辰在明晚,言言这会儿已经赶在飞机上了,宸宸跟暖暖两兄妹要给爷爷挑选礼物,两人一放学,便让司机开往花鸟市场。

    “哥,咱们送爷爷鹦鹉怎么样?”姜暖暖指着庭院里架子上立着的那只大型鹦鹉,看起来特别有灵性。

    宸宸微眯眼,朝那只鹦鹉走去,鹦鹉歪着脑袋看他,扑扑翅膀,欢快的声音尖细,“有钱花,有钱花。”

    姜暖暖噗嗤笑出声。

    宸宸嘴角扯了下,“这家伙见钱眼开啊。”

    鸟园老板走出来,笑呵呵道,“两位小老板,瞧上我家有钱花了吗?”

    “它叫有钱花?”

    这名字,够俗气!

    鸟园老板笑纹渐深,“是啊,它这不是向二位小老板介绍自己了吗,它就叫有钱花。”

    姜暖暖跟宸宸嘴角跟着一扯。

    姜暖暖朝鹦鹉走去,笑着挥手,“有钱花,你好呀。”

    鹦鹉扑腾翅膀,“有钱花真好呀。”

    她笑出声,回头问老板,“有钱花会说很多话吗。”

    “当然,有钱花可通人性了,你只要教它,它学学就会了。”

    姜暖暖觉得神奇,看着鹦鹉,“祝爷爷生日快乐。”

    鹦鹉歪头,“祝爷爷生日快乐。”

    姜暖暖被它逗笑了,跑到宸宸身旁,拉着他手,“二哥,我就要它。”

    宸宸点头,看向鸟园老板,“就要它吧。”

    鸟园老板笑道,“好嘞。”

    等结完账,保镖提着鹦鹉随在他们身后,走出鸟园,姜暖暖便看到闵奕泽从附近的茶馆走出来。

    她跑上前去打招呼,“奕泽哥。”

    闵奕泽站在车前,看到姜暖暖走来,他笑了笑,“暖暖,你怎么会在附近。”

    她回答,“我来给我爷爷挑选礼物呀。”

    闵奕泽视线落在保镖手里提着的鹦鹉架,“是送鹦鹉吗。”

    “对啊,爷爷他老人家平时也无聊,就找个小家伙陪他说说话,热闹热闹。”

    “那也挺好。”

    姜暖暖跟闵奕泽一聊天,就好像能忘记时间似的,身后的宸宸两手揣着口袋,有些不耐烦的催促,“走不走了?”

    姜暖暖回头,“等一下嘛。”

    宸宸低头看了眼手表,“给你一分钟。”

    闵奕泽轻笑,他垂眸看着暖暖,“你先跟你哥哥回去吧。”

    “嗯,那我先走了。”姜暖暖挥手。

    闵奕泽看着他们上车离开,随后才坐进车里,车里坐着的戴着墨镜的女人朝窗外瞥了眼,笑道,“哟,那位是你小女朋友啊?”

    闵奕泽收回视线,无奈笑了,“芷珊表姐,你很闲吗。”

    “呵呵,果然啊,越长大越不可爱。”

    莫芷珊打开小圆镜,补上唇红,“你这年纪还是好好学习,别学人家拍拖。”

    闵奕泽笑了,“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都结婚了,也不知道让姑姑省心。”

    她把镜子合上,转头看他,“少用大人的口吻来教育我,你以为我想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