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直播:艾泽拉斯 > 正文卷 第263章 阴阳怪气
    从艾利桑德依旧强硬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她至今为止依旧认为,自己依靠阿曼苏尔之眼寻找最适合夜之子的路线是正确的决定。

    同为族群的领导人,凯尔萨斯原则上赞同艾利桑德的理念。

    但深入到具体细节时,凯尔萨斯却认为她的做法有些偏离现实。

    为子民寻找合适的发展路线是好事,然而前提是先抓好国内的正常发展。

    由于艾利桑德长期闭关探索时间线,苏拉玛的管理权都被下放给了她的顾问团。

    问题就出在这里。

    身为上层精灵中的精英,艾利桑德在权谋手段上颇有建树。

    为了避免自己不在时养成一人独大的情况,她并没有将大权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而是将城市管理权拆分成很多份。

    苏拉玛以类似议会的形式,由顾问们彼此商量着合作管理。

    但这种管理方式有一个难以掩饰的弊端。

    主次不明,导致了顾问团内部纷争不休。

    名义上的首席顾问是塔丽萨,但其实她真正能全权管理的只有以奥术协会为首的几大奥术师机构。

    有心改变苏拉玛现状的塔丽萨无师自通的建立了自己的情报网,试图将触角探入民间,并因此得知了大量来自民众的真实意愿。

    站在凯尔萨斯的角度评价,塔丽萨的执政理念非常务实,通过后续的一系列反响来看,她的努力也算是卓有成效。

    但在眼高于顶的其他顾问看来,塔丽萨是自甘堕落的与贱民为伍,有损贵族的颜面。

    别怀疑,上层精灵中还真有这种只顾颜面不顾实际的人,而且还不在少数。

    执政理念的分歧导致首席奥术师在顾问团中逐渐被孤立。

    拿不到主导权,也得不到同僚的支持,塔丽萨的改革雄心自然也就无法落到实处。

    艾利桑德闭关的这些年,对苏拉玛的了解大多来自于内务顾问凡多斯。

    野心勃勃的凡多斯对塔丽萨首席顾问的地位早已垂涎三尺,经常会在艾利桑德面前搬弄是非,诋毁塔丽萨的做法。

    但大魔导师艾利桑德和首席奥术师塔丽萨从上古时代开始就已相识,彼此对对方的脾性都非常了解。

    艾利桑德早就看出了凡多斯的人品不好,但抛开这个问题不谈,他的能力确实不俗。

    有才无德之人在上层精灵中并不少见,艾利桑德有信心能驾驭住他。

    事实也是如此,有艾利桑德在上面压着,凡多斯的上限也就只是顾问。

    只要得不到艾利桑德的点头,他永远不可能踩着塔丽萨上位。

    虽然没有被凡多斯搬弄是非的小花招迷惑,但艾利桑德对城市发展的了解多少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她对苏拉玛的现状并不十分清楚,尤其是上层精灵们向来不看重的民意问题,凡多斯更是只字未提。

    正所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艾利桑德感受到结界异常才匆忙出关,来不及向顾问们询问这些年来苏拉玛的变化和发展,高等精灵的精锐大军就已近在眼前了。

    眼见艾利桑德对自己的做法毫无悔改之一,心中略有不快的凯尔萨斯故意放任萨雷安指着她的鼻子一顿痛骂。

    等到萨雷安压服艾利桑德的死忠麦兰杜斯后,眼见那名半人半植物的怪胎打算插手二打一,一直关注着战局的凯尔萨斯立刻出手烧掉了对方召唤出的活性藤蔓。

    在任何国家,任何种族内,拳头大的人都能得到更多的尊重。

    艾利桑德不认识萨雷安和凯尔萨斯,但她很了解麦兰杜斯的实力。

    眼前这个看起来青涩而毛躁的小子应该还没有经历过自己的第一个百年,却能凭借强劲的实力和充足的准备轻松将麦兰杜斯压制。

    这由不得艾利桑德不对萨雷安提起重视。

    “凤凰烈焰吗。”

    凯尔萨斯出手阻止了双方的冲突后,艾利桑德正好借坡下驴,用感慨的语气对凯尔萨斯说道:“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达斯雷玛·逐日者与你有什么关系?”

    凯尔萨斯甩去烈焰之击上附着的火焰,以毫无瑕疵的礼仪向艾利桑德微微躬身。

    “达斯雷玛是我的先祖,也是奎尔萨拉斯的开创者,首任太阳王。”

    夜之子有暗夜井,高等精灵也有太阳井。

    论魔力源的出力和能量储备,暗夜井拍马也比不上由永恒之井井水创造出的太阳井。

    但暗夜井也有自己的优势。

    由于阿曼苏尔之眼能操控时间的特性,以它为核心创造出的暗夜井也沾染了这件创世之柱的部分能力。

    吸收暗夜井魔力的夜之子,能以与暗夜精灵不同的方式获得不朽的永生。

    达斯雷玛早已逝世,奎尔萨拉斯的太阳王也换了好几届了,苏拉玛的领袖却始终都是艾利桑德,从一万年前开始就不曾变过。

    “那么,达斯雷玛的后裔。”

    艾利桑德礼数周全的回应了凯尔萨斯,但随后她就沉下了脸色。

    “为什么引兵入侵苏拉玛?莫非你们以为苏拉玛好欺负?”

    凯尔萨斯没有被艾利桑德的态度吓到,神态镇定的摇了摇头:“当然不是,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们率军入城是为了协助塔丽萨勤王,铲除欺主求荣的佞臣。”

    “苏拉玛对外封闭太久、太久了,对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

    “在此,请先容我提一个问题。”

    艾利桑德抬手示意凯尔萨斯继续说下去。

    凯尔萨斯使用奥术魔法抬手在身前勾画出两个等人高的拟真虚影,其中一个虚影模拟的是堕夜精灵的外形,另一个这是更加凄惨的枯法者。

    “大魔导师,你有见过这两个物种吗?”

    艾利桑德疑惑的摇了摇头:“从未见过,他们是什么?”

    “呵~”

    塔丽萨忍不住冷笑着插嘴道:“他们原本都是我们的子民。”

    “因为你的流放政策,被抛弃到城外的夜之子得不到魔力补充,逐渐退化为堕夜精灵,直到最后变成毫无理智的枯法者。”

    艾利桑德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这是不得已的举措,暗夜井不能无限制的满足所有人,如果不流放那些罪犯,整座城市都会饱受魔力饥荒之苦。”

    “啪啪~”

    萨雷安讥讽着拍了拍手掌,以阴阳怪气的语气嘲讽道:“好,高瞻远瞩。”

    “但你确定被流放的人,真的都是罪有应得的囚犯吗?”

    “瓦尔托伊,你出来吧。”

    听到萨雷安的呼唤,一个身材消瘦的堕夜精灵排众而出,以标准的夜之子礼仪向艾利桑德躬身行礼。

    “尊敬的大魔导师,奥术师瓦尔托伊向您问好。”

    艾利桑德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抬手做出虚扶的动作:“抬起头来,奥术师,你是因为什么罪名被流放?”

    瓦尔托伊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任何罪名,我被困在结界外,是因为流放队伍中的魔剑士和魔导师同僚与我见解不合,故意见死不救。”

    魔导师本该归属塔丽萨管辖,但流放仪式向来是由麦兰杜斯亲自主持,那些协助魔剑士流放罪犯的魔导师理所当然也被归入麦兰杜斯麾下。

    注意到艾利桑德若有所思的目光望过来,脸色还有些苍白的麦兰杜斯急忙试图撇清关系。

    “大魔导师,此事只是下面的人擅自做主,我……”

    萨雷安突然不阴不阳的顶了一句:“当首席奥术师塔丽萨召集顾问团,就是否开启结界救人之事进行表决时,作为直接责任人的你毫不犹豫的投了反对票吧?”

    “你想说自己不知情?呵呵~骗傻子呢?”

    被萨雷安的毒舌内涵到的艾利桑德脸色有些不好看,看到麦兰杜斯那副支支吾吾的样子,她就知道萨雷安并没有胡乱添油加醋。

    “好啊。”

    脸上挂不住的艾利桑德被生生气笑了:“看来我闭关的这段时间里,你们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想法。”

    “正好,今天就让我详细的了解一下,在我为夏多雷探索未来的这一千多年里,苏拉玛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