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对垒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就是他!
    看到角田走进审讯室,江日胜表现得很平静。今天的主审是安藤士之辅,他只负责翻译和记录。

    安藤士之辅冷声说道:“角田,这是给你机会,如果你坦白,可以考虑不追究你的责任。”

    角田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故作镇静地说:“我不需要你的机会,所有问题都会如实回答,我可以用天皇的名义保证,绝无半点隐瞒。”

    在武山英一的办公室,他被安藤士之辅赶出去时,心里就窝着一团火。自己从宪兵队特遣队开始,就一直在电讯课服务,泺源公馆成立伊始,就到了西门大街72号。

    快八年时间了,角田一直兢兢业业从无二心。特别是泉城有地下抵抗电台出现后,他更是天天扑在工作上。

    晚上出现神秘电台信号,如果不是因为他对天皇的忠诚,会这么急着出去?

    现在倒好,还给他扣上了水草的帽子?

    如果他要洗清嫌疑,什么都不干就好了,让那些反日分子折腾吧,到时候米国的飞机来轰炸,死的未必就是自己。

    安藤士之辅冷笑道:“你配用天皇的名义吗?”

    角田大声说道:“我当然配!我是天皇最忠诚的子民!”

    安藤士之辅质问:“那好,我问你,为什么要背叛天皇,为什么要为反日分子效力?”

    角田反问:“我什么时候背叛过天皇?我什么时候为反日分子效力了?”

    安藤士之辅问:“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我问你,晚上为什么一定要外出?”

    角田冷冷地说:“因为发现了神秘电台,这个是有记录可查的。”

    如果因为自己工作积极而怀疑自己是反日分子,他绝对不服。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却被人怀疑,这也太令人寒心了吧?

    安藤士之辅问:“你出去的时候,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

    角田一愣:“特别的事?没有啊,我赶到经三路纬三路附近,电台信号消失,在周围围转了一圈就回来了。”

    安藤士之辅说道:“角田,你不老实。”

    角田一脸疑惑:“我哪里不老实了?”

    安藤士之辅望着角田,目光中带着戏谑,缓缓地说:“那好,我提醒你一下,人力车。”

    角田不以为然地说:“那也算特别的事?我们的车子开得太急,旁边一辆人力车没看到,就撞上了我们的车。车夫一见不妙就跑了,我们也没理会,把车子推开就走了。”

    安藤士之辅冷笑道:“角田,你真是把我们当傻子是吧?对一名卧底来说,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传递出情报了。”

    角田冷笑道:“我只是做了该做的,难道汽车撞上了人力车,我不应该把车子推开?再说了,我并没有碰人力车,这也能扯到传递情报上?我要提醒你,我负责泺源公馆的电台,如果要传递情报,通过电台岂不方便?用得着搞这些吗?安藤士之辅,你有点专业素养好不好?如果你不懂,换个懂行的来问!”

    安藤士之辅沉声说道:“你把外出的过程,再详细说一遍,一定要具体。”

    他承认有些事情无法反驳,可水草很聪明,他又怎么会轻易露出马脚?

    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对垒,安藤士之辅坚信,自己会成为最终胜利的一方。

    这场审讯,江日胜全程没说话,他只负责记录。他当然知道角田是冤枉的,甚至角田都申冤无门。

    可角田在踏上中国的土地时,身为侵略者的他,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江日胜觉得,这个结局对他来说已经很幸运了。

    审讯结束后,安藤士之辅问江日胜:“江桑,你觉得角田是不是水草?”

    江日胜犹豫着说:“这个……不太好判断。”

    安藤士之辅冷笑着说:“什么不太好判断,他就是!”

    江日胜没有接话,只是诺诺连声。他是武山英一的人,与角田算得上是同事,不要说角田不是水草,就算真是水草,有些话也只能跟武山英一说。

    晚上,江日胜与武山英一单独见了一面。武山英一没有参加审讯,江日胜必须向他详细汇报。

    武山英一也问了一个同样的问题:“你觉得角田是不是水草?”

    江日胜分析着说:“不太像,角田工作一直兢兢业业,经常加班从无怨言,而且技术很好,之前也立过功,不像是反日分子。再说了,他外出侦测电台,并不能断定他就是水草。”

    在武山英一面前,他能说一点真话。对泺源公馆的人来说,都不能接受角田就是水草,就算是武山英一,也不能接受的。

    武山英一微微颌首:“你说得有道理。可谁才是水草呢?”

    江日胜没接话了,他总不能为了给武山英一解惑,承认自己就是水草吧?这个时候,不管指认谁都不合适。

    既然上级发现了黄河,接下来就让安藤士之辅表现便是。

    江日胜缓缓说道:“或许,黄河会告诉我们答案。”

    武山英一眼睛一亮:“不错。”

    只要放出风声,让共产党知道角田被捕,黄河很快就能知道,被抓的黄河是不是水草了?

    两天后,安藤士之辅果然收到了黄河传回来的消息:水草被捕!共产党正准备营救,并切断了与水草的一切联络。

    “啪!”

    安藤士之辅一掌重重拍在武山英一的办公室桌上,他的脸因为扭曲而变得狰狞:“我就说角田是水草,你看看,白白浪费了两天时间,这让共产党把联络渠道全部切断了。”

    武山英一喃喃地说:“怎么会是他?怎么能是他?”

    安藤士之辅吼道:“武山英一,不用再犹豫了,我们也没时间犹豫了。”

    狗屁的泉城之虎,最后还得靠自己的情报。如果没有黄河,查一百年也不知道角田就是水草。

    这个角田伪装得太好了,简直可以说天衣无缝。泺源公馆的电讯人员,没有一个发现他的破绽。

    安藤士之辅也不得不承认,角田是一个优秀的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