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用玄学打败灵异剧情 > 正文 第3章 招魂
    在殡仪馆的内厅中,经过众人的一番劝慰,黄父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下来了,不再提骨灰盒的不对,但也只是沉着脸不吭声。

    于是秘书和黄家的亲戚们帮着重新整理东西,又给黄大哥打电话叫他进来,准备开始葬礼。

    等到举行完仪式之后,黄婧杉就要正式下葬了。

    除了她的亲人之外,她离奇的死亡也将逐渐被淡化、忘却,最后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笑谈起来的一件稀罕事。

    祁彦志被站在人群中,默默看着这一幕,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悄悄放下。

    他抬起双手,捂住仿佛因为强忍悲痛而有些扭曲的面孔,然后,笑了起来。

    可是仿佛日子没有算好,这一天注定不可能顺利举行葬礼了,黄大哥握着手机匆匆返回到殡仪馆里面,径直来到祁彦志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祁,跟我进来一下。”

    祁彦志心里一沉,本能就觉得哪里不对:“嗯,有什么事吗?”

    黄大哥只道:“进去说。”

    祁彦志眼睛转了转:“好,我先上个厕……”

    黄大哥心事重重,根本没心情听他说什么。让秘书和助理帮着招待人,自己不由分说,就把祁彦志给拉进去了。

    里面的人不多,一脸凝重的黄父以及两三位跟他关系极为亲近的亲戚正在那坐着。

    最让祁彦志感到意外的是,他竟然在这里看见了林雪旷。

    林雪旷正坐在一张舒适的靠椅上,手边还摆了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见祁彦志进来,便微微一笑,灯光泻下,映的他目似星辰。

    明明是死气沉沉的简陋房间,被他这么一衬,倒好像在哪里的名门盛宴上似的,说不出的优雅风流。

    不过……

    人家死了人你坐灵堂里喝咖啡?有没有搞错!你怎么不顺便把骨灰给吃了呢?

    林雪旷总是这样,明明就是个没爹没妈的穷小子,却老摆出一副多高贵多自如的样子,好像他很了不起似的。

    偏偏还哪都有人吃他这一套,捧着他的脾气,让人看着心里就上火。

    祁彦志心里上火,语气很冲地问道:“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祁彦志。”林雪旷沉吟道,“你想黄婧杉吗?”

    这个问题让祁彦志愣了愣,心里不知怎的,有点发毛,在一堆黄家人的注视下,却也不敢说别的,只能硬着头皮道:“想、想啊。”

    “那想见她吗?”

    祁彦志:“……”

    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脑子有些空白,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就听林雪旷说了三个字:“你回头。”

    那一瞬间,肾上腺素急剧飙升,祁彦志瞳孔骤缩,一股凉意顺着脊梁骨就涌了上来,他想跑,但双脚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正万分恐惧的时候,外面的门被敲了敲,不知道谁说声“进来”,就有两个人抬了一个长条形的桌子进门,放在了屋里,桌上还有个形状古怪的香炉和一把香,几根蜡烛。

    “摆在这里吗?”

    林雪旷道:“行,谢谢。”

    两人经过祁彦志的身后,面无异色,放下桌子就出去了。祁彦志这才觉得不对,向旁边挪开两步,斜眼一瞟,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倒是黄婧杉的大伯瞪了他一眼,显然十分不满。

    祁彦志:“林雪旷!”

    林雪旷站起身来,轻松道:“黄婧杉已经去世了,这样当然看不到,刚才只是想活跃下气氛,没想到你真信了。小小玩笑,不要介意。”

    祁彦志:“……”尼玛啊!

    林雪旷不再搭理祁彦志,走到刚搬来的桌子前,说:“东西齐了,开始吧。”

    黄大哥之前一直觉得祁彦志这人还不错,没想到他刚才听见黄婧杉的事竟然是那么一副德性,可见一直装模作样来着,不禁又是好笑,又有点鄙视。

    他解释说:“婧杉的死说不通的地方太多了,我们请小林帮着算算,看能不能找到凶手。想到你可能关心,就也叫上你一起了。”

    经过刚才被林雪旷耍了那一次,祁彦志再听到这话,非但不再慌张,心里甚至觉得很可笑。

    不是黄家人疯了就是林雪旷疯了,林雪旷一个名牌大学的历史系研究生,今年二十出头,去哪学法术?他会个屁!也就会装神弄鬼的忽悠人!

    再说了,就算他懂点玄学,那又能怎么样?黄婧杉头七过了,尸体也烧了,林雪旷还能真把她的魂叫出来不成?

    别说是祁彦志,就连黄父都没怎么抱希望,毕竟林雪旷看起来既不像骗子,也不像大师,眼下只是给侄子点面子罢了。

    因为女儿的死,他这段时间苍老了不少,但实际上黄婧杉在世的时候,父女两人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

    他的工作非常忙碌,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小丫头相处,只能尽力给她最好的物质条件,看见她有什么坏习惯,就严厉地管教一番,希望她长大之后,能够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孩子。

    可是正直善良的人,不会去伤害他人,却容易受到伤害。

    就在黄婧杉去世的几天前他们还在吵架,黄婧杉埋怨父亲对自己从来都没有关心,黄父拉不下脸来,给女儿买了条水晶手链,打算悄悄放在她房间的抽屉里,没想到却再没机会了。

    他的眼前有些模糊,透过朦胧的泪光,看着林雪旷将黄婧杉的骨灰盒放在了长条桌子的中间。

    放好了骨灰盒之后,林雪旷又在两边一左一右摆了两个插着白蜡烛的烛台,上面的蜡烛却没有点燃。桌子底下则放着一个香炉。

    这里纸钱冥器都是现成的,林雪旷先按惯例烧了点纸钱和金银纸元宝打点地府,而后拿出一张黄符纸,用蘸了朱砂的毛笔在正面写下黄婧杉的八字,背面则写了两行小字:

    “黄谶解孽未语离魂殒命无由提灵以问

    此魂主黄婧杉离奇枉死,未知因由,欲明是非,昭血债,特拘魂以问,望阴使核批。林雪旷拜上。”

    林雪旷写完之后,轻轻吹了吹笔迹,便用打火机将黄符点燃。

    他是直接把纸放在桌子上点的,众目睽睽之下,那张黄符几乎是瞬间燃烧殆尽,竟然连一丝灰、一缕烟都没有留下。

    而骨灰盒旁边的两支蜡烛倒是陡然同时烛花一爆,上面的火苗自己亮了起来。

    本来就不暖和的房间里,气温似乎陡然间又下降了,甚至连窗玻璃上都结出了一层白霜。

    祁彦志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这他妈怎么搞得跟真的一样!

    纸烧完了怎么可能没有灰!蜡烛为什么突然自燃,放了白磷吗?那周围突然变冷又是怎么回事?!

    他不由打了个寒噤,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这个房间里仿佛多了一双眼睛,隐藏在某个角落里冰冷地看着自己。

    不,是假的,是假的……他们很可能是想通过装神弄鬼来诈我,稳住!

    黄家的几个人也都被这一幕给看傻了,黄婧杉死后,他们也请过几位大师,却没见一个人能弄出这样的场面来。

    但出乎意料的是,黄婧杉的魂魄并没有出现。

    林雪旷眉心微凝。

    对他来说,这种招魂术算是入门基本功了,之前也从未失手过,而眼下非但黄婧杉的魂魄没出现,林雪旷还感到了一股隐隐的抗力,在跟自己暗中较劲。

    为什么……这股力量的波动,让人感到如此熟悉?

    眼看供桌下面逐渐凝成一道风旋,似乎要把桌子掀翻,林雪旷来不及多想,在桌子上一拍,两张符纸应声弹起,被他反手夹住,往桌子底下一甩,喝道:

    “必神火帝,万魔共伏!急急如律令,斥!”

    他手结降魔印,辅以符箓,瞬间就把那股力道压了下去。

    周围阴气陡盛,黄婧杉的魂魄应声而现!

    而同时,桌子正中间的骨灰盒却一下子炸了开来,骨灰飘了一地。

    除了林雪旷以外,其他人没有阴阳眼,都看不见黄婧杉的魂魄,见骨灰洒了,黄父立刻站起身来:“杉杉!”

    林雪旷却目光一凝,说道:“这不是黄婧杉的骨灰。”

    他捏起一小撮骨灰,轻轻一捻,灰从指尖簌簌飘落:“骨灰盒应该是已经被人换过了,这灰不过是普通的草木灰而已。”

    真正厉害的东西,在旁边。

    这时候骨灰盒已经裂成了两半,里面掉出来的除了骨灰,还有一个制作精美的红色同心结。

    这同心结看起来非常普通,他们当地的月老祠外面有不少摊子上都在卖。

    黄婧杉出事之前刚刚和祁彦志去玩过,这很有可能是当时两人一起买来作纪念的。

    如果解释为黄婧杉死后,祁彦志觉得心里难过,想把它放到骨灰盒里一起陪伴女朋友,倒也说得通。

    但紧接着,林雪旷将同心结剪开,里面竟赫然出现了一张祁彦志和黄婧杉的合影。

    照片只有一寸左右的大小,颜色泛黄,看起来就像是很多年前的老照片一样,而上面的一男一女,笑容灿烂,直视镜头,男孩的双手却掐在女孩的脖子上。

    女孩亲热地站在他的身边,仿佛没有察觉到半点不妥。

    这古怪的姿势使他们的笑容看起来都显得诡异起来,再联想到黄婧杉的死法,更加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而在照片右下角的位置,还有个方形的红戳印在那里,上面是“玄冥伏宇”四个篆字,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看到这四个字,林雪旷的瞳孔一缩,祁彦志则仿佛被烧着了尾巴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

    “林雪旷,我跟你没仇吧!”

    祁彦志脑门上汗都出来了,一脸愤怒道:“就算平时有点小摩擦,好歹咱们也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你怎么能假造这种照片来装神弄鬼地坑我!你这是侮辱我和婧杉之间的感情!”

    如果仔细听,可以听出他说话的时候连牙关都在轻微地打颤,至于是愤怒还是害怕,就只有祁彦志自己心里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