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走完恶毒女配剧情后我成了团宠[穿书] > 正文 第12章 所谓天道
    洛北仲这样说,重阳有点着急。但他嘴笨,只好埋头再翻找出一枚补元丹,给洛北仲服下。

    想着,要是他伤好一点,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不过,重阳炼出来的补元丹,勉强能算个中品吧。

    吃下去的洛北仲,其实挺难受的。他很想对重阳说,不用给他药了。

    他真的很想放弃了。

    但他不能。因为他的朋友还活着。

    他要是死掉了,他的朋友,也会死掉的。

    他们一起打架,一起乞讨,一起挣扎着活了这么久。

    他的朋友,伤得那样重,都还没有放弃。

    他不能抛下他,就这么走了。

    “谢谢。”洛北仲还是接受了重阳的丹药。他想说,等以后我攒到药了,再还给你。

    但洛北仲知道,自己可能还不上了。

    所以他只能再说一遍:

    “谢谢你。”

    我会很努力,还你的。

    体内药力慢慢散开,洛北仲也没有唤痛。等忍过去了,最后,才漏出一缕疲惫到极点的叹息。

    活着这种事情,真的好难。他光是自己活着,已经耗尽所有力气了。

    其实,洛北仲心底隐约知道,自己是有另一条出路的。

    在炼狱的火,焚烧双手的剧痛之中,他也模糊地想起:

    在他被逮到的时候,其实叶圆圆就提醒过他的——

    他可以去给叶嬷嬷当狗。

    现在想想,叶圆圆大概也不仅仅是在提醒他。

    她是在告诉他,她允许他这个看门的仆役,可以背叛她这个“仙府主人”,去换取灵药、救他的朋友。

    大概是因为,叶圆圆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任何人吧。

    所以她也不怪,任何背叛她的人。

    洛北仲迷茫地想着。

    但,他没有这样做。

    他选择让炼狱的火,焚烧自己。没有回头,对陆知一的人伏地奉承告饶。

    他想,自己虽然只是个看门的小仆役,但他也想当一个人。

    而不是去做一只,对上面摇尾乞怜、对下面汪汪直吠的恶狗。

    不过,可能,在这昆仑派内,像他这样的,也不配抬起头、做个人吧。

    “你、你……”重阳很想安慰一下身体已经转好,但人越来越哀颓的洛北仲。

    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因为,他其实非常知道,洛北仲为什么会这么心灰意冷。命贱什么的……其实重阳自己也是一样的。

    而且,他心底悄悄地认为,叶圆圆,也是和他们一样的可怜人。

    所以重阳其实也很迷茫:

    为什么,在玉秋仙府里,他看到的好人,都在受苦。而坏人,都很春风得意呢?

    难道这个世道,就是要叫好人倒霉,让坏人猖狂的吗?

    那么,所谓的好人、道义、良心什么的,真的有意义吗?

    还是只是用来骗好人、忍受别人欺负的谎话呢?

    而叶大佬,是因为想清楚了这些。才会选择,不再做一个被欺负的好人,而要去和坏人拼命的吗?

    重阳其实也想不明白。

    但一边洛北仲,已经决定放弃了:

    “……算了,还是就到这里吧。”

    他低低说着,闭上了眼睛。

    重阳一听,心底一急!但来不及说什么,忽地,一股黑雾卷过来,将两人摄起!

    一阵天旋地转后,两人跌扑落地。

    再一抬头,就看到了正站在一块石头上,眺望远方灰烬焦土、寻觅“风水宝地”的叶圆圆。

    刚刚,是九芒远远地感应到了他们的位置。便化为黑雾,直接把两个人带到了叶圆圆身前。

    “大佬!”

    不论如何,见到叶圆圆,重阳还是非常高兴。

    但他站起来的同时,洛北仲整个人也支撑不住地趴下去了。然后他又自己费力地爬起来,勉强颤巍巍地跪着。

    用之前,陆知一“指点”他的方式,把装着火种的匣子,双手举高,恭恭敬敬地呈给了叶圆圆。

    “大佬、大佬,他拿到了庚金火种!”重阳连忙帮他大声道。

    “哦。”叶圆圆从石头上跳下来。

    她小小的身影,印在洛北仲身上,成了一大片。

    洛北仲感觉眼前一暗,继而手中一轻。火种被取走了,他心中也一松。

    然后又兀地一紧!

    ——有什么东西,被重新塞进他手里。

    洛北仲抬头,发现手里多了一个,叶圆圆塞过来的盒子。

    “喏。”叶圆圆对他扬扬下巴。

    洛北仲没有反应过来,但领会到叶圆圆意思的九芒,已经非常狗腿地,“哗啦啦”冲过去翻开盒子。随即一股黑雾卷出里面一颗丹药,不由分说地给洛北仲塞进嘴里。

    极品灵药,入口即化。

    随即,温暖的涓流,漫漫扩散,濡养着洛北仲的周身灵脉。

    “元、元君……?”洛北仲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有些惶惶地看向叶圆圆。

    “你先给我火种的嘛,这就是我给你的报酬啊。”叶圆圆对他认真说。

    ……

    ……洛北仲慢慢低头,看着盒子。终于认了出来——这是仙府供给叶圆圆的、装灵药的盒子。

    所以,他刚刚吃下去的,应该是玉秋仙府给叶圆圆养伤用的,上清蕴灵丹。

    不仅如此。

    “元君,您刚刚已经给我用了一颗了,但这里面还有一颗。”

    洛北仲茫茫然抬头看向叶圆圆,浑然不知自己眼中已经满是泪水:

    “您是不是弄错了?”

    “没有啊。”

    叶圆圆掰着指头给他算:

    “一份,是你的报酬。

    “一份,是你因为去给仙府收集火种,才受的伤。那给你治伤的丹药,自然也是要仙府出的啊!”

    她在那里,数着指头,喁喁盘算,振振有词。

    上古战场遗留的堙粉灰烬,在她身后起起伏伏。

    战火的余晖火星,飘在空中明明灭灭。映在她眼里,都成了闪动的明媚微光。

    洛北仲不懂的,忽然就都懂了——

    是宫禁的缘故。

    叶圆圆不能直接给他赐药。

    那样的话,不仅仅给他的灵药,会被陆知一以仙宫规矩为由,立刻夺走。还能再借此罚他一顿,去挫叶圆圆的锐气。

    甚至,叶圆圆自己也会因为违反仙宫禁令,再被叶嬷嬷惩罚。

    而陆知一罚他去收集火种,并推说是叶圆圆下的令,来坏她名声时,叶圆圆之所以,会选择默认下来,而不去反驳。也是因为,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她才能用给他任务报酬、给他治疗为理由,光明正大地,给他灵药。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即使日后,她给他灵药的事情,被人翻出来了。别人也不能再随意夺走他的灵药,更不能以此为由头再来罚他。

    ……但,这并不是玉秋仙府给他的报酬、伤药。

    叶圆圆没有办法、也没有力量,让仙府给他赐药。

    这是叶圆圆自己要用的灵药。

    这是她,自己偷偷省下来,想办法给他的啊!

    “元君!”

    洛北仲嚎啕大哭!

    叶圆圆明明自己,都已经那么、那么的难了啊!

    却还在这么、这么、这么温柔地,来帮助他……

    她甚至多给了他一份药,让他可以去救他的朋友!

    还以这样一种润物无声的方式,极力地试图护住他和他的朋友,不被卷入到她和叶嬷嬷的周旋中。

    ……即使自己身陷囹圄,背着重重压迫和束缚,也还是这么努力地伸手,来帮助他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吗?

    洛北仲痛哭流涕:

    “谢谢元君。”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在绝望中,忽然有人伸来一只手的感受。

    大概,就像压在他身上的世界,忽然裂开了一条缝。

    然后,光就照了进来。

    让他充满希望,让他热泪盈眶。

    洛北仲无法用任何言语、任何方法,表达自己的感激。

    他只能抱紧了那盒子丹药,宛若抱住世间最柔软、最珍贵的宝藏——

    那是叶圆圆赤诚的心。

    “嗯?谢什么?”叶圆圆不理解。

    在她看来,这个人,如果选择把自己卖给叶嬷嬷,那叶嬷嬷就该给他灵药回报。

    而如果他选择为仙府做了事、也取来了火种,那仙府就该给他报酬啊。

    就像她自己,多吸一份养料,就会多长一根枝桠。别人辛苦努力付出了,就要得到对应的回报啊!

    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就是天道嘛!

    而天道元灵在后面听了,想了想,觉得好像叶圆圆说得也挺对的。于是它“啵”地吐了一个泡泡,表示同意。

    那叶圆圆就更觉得理所当然了:

    别人为了仙府,都血洒炼狱了。她作为仙府主人,对比着这个人的付出、给了他对等的报酬,这有什么好谢的?

    至于她给的,本是应该自己用来疗伤的灵药什么的……

    叶圆圆压根就没有这个概念。

    在她的认知里,养伤这种事情呢,主要是找个好地方,呆着。让伤口自己长长看看,能不能自愈。

    要是不行,就砍掉坏杈,重新再长!

    但对方在道谢后,却还在哭个不停,劝都劝不住。

    叶圆圆只能暗暗地想:这个人脑子大约是不好使的。可能都不用人排挤,他在仙府正殿也混不下去的样子。

    “你不要太伤心了。”叶圆圆努力劝慰他。毕竟脑子不好使也不是他的错。

    然后对九芒挥挥手,一边道:

    “去吧。药放久了,就没效了。”你再哭的话,你朋友人要没啦。

    九芒得令,在叶圆圆对着洛北仲智力、饱含同情的注视下,不由分说,直接将还在哭哭啼啼的人给送出了墟冢。

    而叶圆圆一回头,又发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小哭包。

    她默了一下,想了想,把刚刚拿到的匣子拿出来。指腹一压,将一点大道微息融入庚金火种中。转手递给重阳,安抚道:

    “喏。”

    “啊?”重阳正在偷偷哭鼻子,忽然被匣子捅了一下,抬头不明所以。

    “拿着啊。”叶圆圆心想这也是一个傻的。

    “你不是说,掌控不好火候吗?用这个,就不会了。”她解释道。

    重阳傻傻接过去,看了一会儿。他不太懂叶圆圆对这匣子火种,到底做了什么。只是能明显感到,匣子中的火种,和之前在洛北仲手中时相比,已经有了某种奇妙的变化了。

    重阳忽然鼻子一酸:

    “大佬,你一直都是这样的。”

    他第一次见到叶圆圆时,叶圆圆也是偷偷指点他,躲过叶嬷嬷的眼线。

    重阳抬头,红着眼睛,看着叶圆圆,想要大声宣布:

    “大佬!你果然——”

    “没事的。”

    叶圆圆也只以为他刚刚低着头,是在为自己连个丹都炼不好而难过,就好好劝他道:

    “虽然你信也送不出去,药也做不好,干啥啥不行,这辈子也是没什么指望了。”

    她眼中真挚闪动,谆谆告慰他:

    “但你下辈子,多努力的话,还是能行的。”

    “……”重阳哭嗝住了。

    他下半句“——果然是个好人”,说不出来了。

    继而有点惆怅地想,大佬肯定是在报复他,之前在药房,说她傻的事情吧。一定是吧?她一定不是在威胁什么吧?

    然后,泪眼朦朦中,他抱着火种匣子,看着叶圆圆。

    他想,不仅仅是洛北仲。他也一直有得到大佬的照顾啊。

    大佬总是在尽力去帮助别人,所以,她肯定是个好人不会错的!

    但有时候,大佬手段极其残暴,说话直戳痛脚,安慰非常可怕!

    所以,重阳就在心底大声宣布了:

    叶大佬,真是一个可怕的好人啊!

    他又想起刚刚的洛北仲。他抱着可以救自己朋友的灵药时,眼中的光芒。

    和此刻叶圆圆眼中的光,是那么地像。

    两种光芒,两种坚守,相互呼应。

    重阳忽然觉得,自己不再迷茫了,因为:

    良心和道义,并不是虚幻的东西啊。

    它们就在叶圆圆眼中,在洛北仲身上,在他手中。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缕微风,抚过重阳蒙昧的道心,拂去了落在他道心上的尘埃。

    让他本性清明,灵台澄澈。继而在玄之又玄的大道中,烙印下了自己的第一条道心誓言:

    我以后,也要变得像叶圆圆一样厉害。也要做一个,像叶圆圆一样的好人!

    哪怕面临绝境,哪怕下一秒会死。

    也要眼底带着永不放弃的希望的光,堂堂正正地,活着。

    “对嘛,你多想想下辈子的事,不要哭了。”

    叶圆圆看他收了哭声,以为自己安慰有效呢,就挺高兴。

    “……啊,好、好的,大佬。”重阳的灵台清明被打断了,只好干巴巴地说。

    继而在心里默默补充:

    不,他还是不要像大佬了。

    ……大佬说话真的太可怕了!!

    他就还是,单纯地,做个好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