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走完恶毒女配剧情后我成了团宠[穿书] > 正文 第9章 不打自招
    “扑”地一声。

    守着丹药的小道童一个闪神,没控制住五德真火的运转。眼看着这一炉丹,又炼失败了。

    “哎呀!怎么又这样!”

    小道童都快哭了。

    他颤抖着手,揭开丹炉。看到里面的丹药材料,乱七八糟的杂糅在一起,基本都还能认出原来的形状。

    他这回是真的哭了。

    那天,他跟着叶圆圆,回到正殿。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后,小道童举起一根手指,试探发问:他们现在,该干什么啊?

    现在想来,他不应该问这个问题的。

    因为叶圆圆听了,大手一挥,给他开了一张单子,让他去负责炼丹了。

    小道童自此荣升炼药道童。虽然,是没有经过仙府认可、不在玉册之上的那种。

    但经过那一天,叶圆圆大发神威后,他再拿着叶圆圆随手写的方子,去药房找药,也没有人敢拦他。

    只是,当小道童看清楚,叶圆圆给他开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之后,小道童的肝都在颤!

    大罗度厄消业宝丹!

    这种东西,是他一个炼气刚刚入门的小道童,能炼出来的东西吗?!

    摆明了不是啊!

    拿着原模原样,却已经沦为“药渣”的珍贵灵材,小道童感到自己弱小无助又害怕!

    叶大佬,你为什么要这么看得起我啊!!

    他这些日子以来,申领的灵药,完全已经是在掏玉秋仙府老底的程度了!大概,把他前后十辈子加起来,都不够赔这些药渣里,任何一根灵药须须的。

    对着新鲜的药渣,小道童内心愧疚到泪流满面。他之前已经几次找到叶圆圆,想对她提出:炼药这种事情,终究,是他不配了。

    但每一次,话头一起,在叶圆圆和善的注视下,他的后半句都只能快速转成:

    我会继续努力的!大佬!

    但是,现在,捧出又一炉药渣的小道童,内心已经只剩下唯一一个声音在木然嘶嚎:

    叶大佬,你对我的看重,终究还是要错付了啊!

    我真的做不到啊!!

    而且,更可怕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制后,小道童隐约觉得,叶圆圆并不是真的要让他炼丹。

    而是有意让他,通过炼丹,去体会、熟悉各种珍贵材料中,凝聚的天地运行法则。随着他对这些材料的拆解、炼制,小道童隐隐有一种感觉:

    当他可以按照叶圆圆单子上第一步的指示,将一味灵药中的精粹,完整无损地拆解出来的时候。

    可能、大概、也许,他似乎就要达到引气小城,甚至引气圆满了。

    但这样一想,也不对吧。

    要在炼药过程中体会到天地法则,那炼药的材料,也必须是经历过漫长时光后,沉淀、凝聚了一些天地法则的天材地宝了。

    但是,用一堆天材地宝,来给他一个炼气期道童找手感这种事情……

    ……恐怕就是昆仑派掌门道尊的亲儿子,都不可能有这种待遇吧。

    “哈哈哈,哈哈哈,道尊勿怪,道尊勿怪。”小道童立刻打住了自己对道君“大不敬”的念头。

    但抑制不住自己手的颤抖。

    肯定不会的。用天材地宝给他练手什么的,一定不是这样的!小道童疯狂暗示自己,绝对不要这样去想叶大佬!

    但,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叶圆圆为什么安排他做这些后。另一个问题,却怎么都压制不住地,浮上小道童心头:

    叶圆圆,叶大佬。

    她,到底,是一个可怕的坏人呢,还是一个恩怨分明的好人呢?

    小道童打心底里很想认为,叶圆圆是一个好人。但考虑到她当日在药房前,令人见之难望的凶、残、表、现。小道童觉得吧,说她是个好人,好像也有点不太合适的样子。

    所以对这个问题,捧着药渣的小道童,同样没有答案。

    他只好先把药渣收在一个小药盒子里,先扒窗子,左右瞅瞅,确认外面没有人。

    然后快速一溜烟跑出炼丹房,拐进一个平时不会有人路过的转角,准备将“药渣”偷偷倒掉。

    这几天来,小道童都是这样干的!因为他觉得,就他炼丹的可耻成果,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一定会指责他是在故意损毁灵材的!只有处理掉药渣,他才可以对别人说,丹炼废了,药材化灰没了。这样才感觉像是“正常炼丹失败”会有的样子。

    这边,小道童熟门熟路的拐过转角,摸出装药渣的盒子。

    一抬头,发现,前面有人!!

    一个穿着仆役装束的人,蹲在他前几天倾倒的“药渣”堆前,正在埋头翻找。小道童一过来,他也猛地转身抬头。

    两人彼此对视,然后……

    都是一脸“完了!我被发现了!!!”的惊恐!

    紧接着,两人异口同声,发出了做贼心虚的狡辩:

    “我只是路过这里随便看看的!”小道童大声道。

    “我只是路过这里随便翻翻的!”对方也大声道。

    接下来,是一阵诡异的面面相觑。

    还是对方率先反应过来:

    “嗐!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仙宫执事过来了。”

    小道童也有点回过味来:这,不就是刚刚调来正殿看门的,那个门房仆役吗?

    “哦!是你啊。你在这里做什么?”小道童拍拍胸口把心放回去,好奇问他。

    “可别提了!”

    门房仆役觉得自己自从来到正殿,就没有走过好运。

    上任第一天,他就在楚真人面前,说漏了嘴。

    虽说,他后面只敢咬定自己是第一天来当值,什么都不知道。

    楚真人看过他的身份腰牌,确认他确实是第一天当值后,也没有再逼问他什么。只是兀自静立良久后,转身离去。

    但他总觉得,楚真人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要是后面闹起来,被叶嬷嬷知道了,叶圆圆的事情,是从他这里走漏风声的……他十条命都不够叶嬷嬷杀的!

    须知,当日给叶嬷嬷做“人证”的叶飞,现在可还在废院唉哟连天的呻唤着呢!他给楚真人当“人证”,那下场肯定也好不了啊!

    门房仆役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担心,会被叶嬷嬷的人找上门。走路的时候心里都发毛,生怕被人从身后敲了闷棍带走,刚刚也是被吓得够呛!

    直到认出是小道童——全玉秋仙府最不可能是叶嬷嬷的人——门房仆役才也拍拍胸口把心放回去。对小道童摆摆手,蹲下,和气地问他:

    “怎么,你也是来这里,偷偷捡药渣的?”

    小道童一个激灵,连忙将藏着药渣的盒子揣回去,嘴里连连道:“是、是的啊!”然后掩饰地蹲到门房仆役身边,假装和他一起翻找药渣。

    门房仆役也不在意他加入,自己低头在药渣里非常仔细的继续翻找着,一边还和他絮叨,什么浪费可耻啊、上面的人不知仆役疾苦啊……之类的。

    小道童只好心虚地应着,手下有一搭没一搭地翻。

    忽然,对方的絮叨停下。小道童扭头一看,对方正盯着他手里,一块小药渣。

    小道童顿了顿,试探地伸过去:“……给你?”

    “哎谢谢了啊!我正在差这个!”对方喜滋滋地接过去。

    下一秒,陡然祸从天降——

    “我就说,怎么库房的药材,忽然不见了如此之多?原来是出了内贼啊!”

    执事仆役的声音,陡然从两人身后传来:

    “看来是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仙府的药房材料都敢动!”

    他的前半句,把小道童脸吓白了;

    他的后半句,把门房仆役的脸吓白了。

    来的这位执事仆役,名叫陆知一,曾经是执掌仙宫仆役调遣玉册的。因为当日药房前,表现得挺机灵,于是成了叶嬷嬷的新副手,过来接替叶飞,总领正殿大小事务了。

    有道是,新人上任三把火。陆知一需要做点什么,来让正殿的所有人,再次认清形势。才好把这边的事权,归拢到他这里来。

    但,这火嘛,也不能乱烧。

    毕竟上一个乱烧火的叶飞,还在废院躺着日日呻唤呢。

    陆知一是摸清了正殿的情形后,精心挑上这个门房仆役。今日专程带人过来,是来拿他立威的。

    只是他还没有酝酿好发难呢,远远地又有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飘过来——

    “谁?谁有胆子,乱动我的肥料了?”

    陆知一背后冷汗“哗”地就起了一层,心想:坏了!

    他明明是瞅准了叶圆圆已经离开仙府正殿了,才过来的啊。为什么,他明明都这么努力避开了,却还是撞上这个煞神!!

    不过,陆知一到底是个懂事儿的。他麻溜地,都没有抬头,对着声音过来的地方,原地转身,滑顺地俯身行礼:

    “元君!”

    陆知一声音真挚饱满,保持着行礼埋头的恭谨姿势,解释了一遍,他今日只是过来捉贼的。

    等他解释完了,叶圆圆才走到了近前。

    再一看,叶圆圆顿时认出了曾经给她开门、指路的门房仆役:

    “哦,我记得你啊。你是,嗯,那个谁!”

    “元君,我是仙府正殿的门房仆役,北、北仲。”门房仆役也赶紧站起来,行礼答话。

    他的俗名叫洛北仲,也没人取道号,于是造册的执事,便在册子上,给他记了一个“北仲”。

    陆知一可不敢让叶圆圆再和这个洛北仲搭话了,他连忙对着药渣堆的方向一指:

    “元君,我已经查明,近日库房药材消耗过快之事了!今日,正是此人又擅离职守,来行偷窃之事,正好被我捉贼拿脏了!”

    不等陆知一继续喝骂,一直很心虚、压力很大的小道童,率先绷不住了!

    他“哇”地一声哭出来:

    “大佬,大佬,我不是在偷药材啊!我、我是掌控不了炼丹的火候,不是故意弄坏药材拿来倒掉的!我没有偷药材!大佬你要相信我啊!”

    ……被指着的洛北仲,本来脑袋一“嗡”,已经陷入绝望,开始构思自己被拿下后的死相了。

    这一下给小道童哭得,人有点懵。

    陆知一也隐约感到牙痛:这小道童,有点,不打自招啊。

    他难道不知道药材是被这小道童弄废的吗?!他说他了吗?他就是知道小道童是叶圆圆的人,不敢惹他,才辗转来找一个门房仆役的麻烦!

    结果,他不提,这小道童自己倒跳出来认了,搅什么乱呢!

    反正,就玉秋仙府这个形式,不管小道童自己认不认罪,陆知一是肯定不会认他的罪的!

    “非是如此!”

    陆知一打断小道童的哭诉,假装没听到他的申辩,而是续上自己的话头:

    “元君,我已经查明,此事确与重阳道友无关,皆为门房仆役北仲所为。”

    陆知一说着,仔细调整了一下,自己手指的方向。

    这一次,他挪开小道童的方向,确切地指准了洛北仲手里捏着的、那一小团“药渣”。

    细究起来,叶圆圆命令小道童炼丹,浪费的这些药材,可不是小数目了。叶圆圆对此也是要背责任的!

    而陆知一如今把责任,都推给一个没有背景势力的小门房。既是要拿小门房给自己立威,也是让小门房,帮叶圆圆把锅给背了。

    陆知一自忖自己这个盘算,应该还是能在叶圆圆这里讨到好的。于是,他说完,也是微微抬头,一脸阿谀奉承地对着叶圆圆讨笑。

    但,叶圆圆压根不懂他在讨好什么,只是问:“谁是重阳啊?”

    陆知一:“……”

    陆知一带来的一众仆役:“……”

    ……短暂地沉默后,小道童弱弱举手:“好像,是我。”

    这,真的是第一次,在昆仑派内,有人叫小道童的道号。后面还跟了一个“道友”。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现在小道童不仅荣升药童了、浪费药材也有人帮忙开脱了,甚至,都已经可以和执事们互称“道友”了。

    小道童,重阳,觉得有点不太真实。

    叶圆圆也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剧情里,这一世,直到最后,叶圆圆都没有过问过、剧情里面,也没有出现过,这个小道童的名字。

    “啊,就你叫重阳啊。”叶圆圆只好干巴巴地说。

    “嗯,是的啊。”小道童也只好干巴巴地回应。

    而叶圆圆和小道童的反应,基本上说明了,他们对陆知一的这一套逢迎,都挺不以为意的。

    照理说,媚上这种事情,要是做得太明目张胆,而且马屁还拍不到位的话,总是叫人很尴尬的。

    但陆知一不这么觉得。反而是变本加厉地,腆上更加谄媚十足的笑容,张口噼里啪啦,对叶圆圆输出了一套,加满了拍马溜须话术的、云里雾里的解释,最终结论就是:

    这段时间,库房药材的非正常消耗,和叶圆圆的乱命、小道童的乱来,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库房灵药的缺额,那都是洛北仲这个人,假借窃取药渣的名义,给偷走的!

    “我没有偷药!”

    不等陆知一说完,洛北仲已经扑通跪地:

    “元君明鉴!

    “我出身承坤一脉下的元镜小世界。近日故乡遭了邪魔。我同村好友被邪祟撞了,伤了内腑根基!

    “我、我只是翻找药渣,想给好友攒些药、救救命!

    “我知道,昆仑派的药渣也是不能偷拿的。但、但我真的是,看到这些东西,都没有人要了,才来捡的!我真的只是想救我的好友!

    “我没有偷库房的东西,我真没有!元君明鉴!元君明鉴!”

    洛北仲一边说,一边红着眼睛,磕头不止。

    “这样啊。”

    叶圆圆走过去,在他身前蹲下。伸出一个指头,顶住他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