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姬圈营业天花板翻车了 > 正文 第1章 第一章
    “啊啊啊……我是出现幻觉了吗?时隔五年,夏清再合体!啊,妈妈,我磕的cp没有be!”

    “果然,只要活得久,什么都能等到!而且,江又夏一复出就找许清让合作,呜呜呜,这绝美的爱情!”

    “啊我死了!我已经脑补出一百万字破镜重圆的长篇小说了!”

    这是一个名叫“夏清cp”的贴吧,短短一年间,楼层数高达千万,然而,就在五年前,江又夏凭空消失,贴吧自那开始也慢慢沉寂了下来。但令夏清粉都没想到的是,就在今天,“江又夏复出”和“江又夏、许清让再度合作”的消息一同登上了热搜。

    沉寂了五年的贴吧再度沸腾,对于当初那些真情实意磕过“夏清”的人来说,这是他们的狂欢夜。

    江又夏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她,在节目里,聚光灯之下,一切的准备全然崩塌。

    主持人起身热烈地欢迎许清让的到来,江又夏猛地回过神来,看着许清让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手脚顿时没了放处。

    旁边的沙发凹陷下来,带来一阵熟悉的幽香,江又夏半边身子立刻僵了,心乱如麻。

    跟意想中老友团聚的热烈场面截然相反,怪异的气氛从现场蔓延至镜头,主持人不由捏了把汗,开始怀疑自己擅自把许清让请来是否是正确的选择。

    五年前,江又夏销声匿迹,不少所谓的“业内”爆料二人私下不和,江又夏得罪了许清让,惨遭封杀。

    这样的谣言无人证实,也无人澄清。

    但如今,江又夏复出,回国投资的第一部电影就找了许清让,谣言不攻而破。节目组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才将二人凑到一起,却没想到现场会是这样。

    二人虽坐得极近,但中间却像是放了一块无形的隔板般,疏远冷漠。

    许清让坐得很直,目光平视前方,黑色的包臀裙很好地勾勒出了她的腰身,盈盈不堪一握,江又夏则一身深蓝色的西装,背脊微微佝着,目光不知落在何处。

    “夏夏看起来不怎么惊喜呢。”主持人试图活跃气氛,笑道:“是私下已经见过了吗?”

    江又夏张了张嘴,却像是丧失了语言系统般,发不出声来。

    “嗯,几天前吧。”许清让往后撩了撩发,从容淡笑。

    江又夏下意识侧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撞了一瞬又飞快分开。

    这慌说得真流利。江又夏不由得感慨时光的强大塑造力。

    “许清让,你是哑巴了吗?为什么不接我的话?”

    “……我说不出口。”

    “要被你气死!下次再不跟你营业了!”

    “随你。”

    手肘被人轻碰了下,回忆戛然而止,江又夏抬起头,一脸茫然。

    主持人被她的样子逗笑,又重复了一遍问题,“为什么突然想起回国投资电影呢?”

    为什么呢?

    “嗯,因为现在国内的电影行业发展越来越好,那个剧本我也比较喜欢……”

    回答很官方,完全挑不出错来,但江又夏的心却忍不住抽了一下。

    主持人:“哦,那为什么会选择让清清来出演女一番呢?”

    话落,现场陷入死寂,江又夏蓦的感觉到旁边的压迫力陡然加大。

    许清让也在等着她的答案。

    上节目之前,江又夏不是没准备过这些问题的答案,可现在,许清让就在她旁边。

    主持人看出了她的为难,正想找一些圆场的话时,江又夏忽然开口,“只会是她。”

    另一种怪异的气氛开始弥漫,像冰层下的暗流,只待一场春暖,便会喷涌而出。

    主持人敏锐地嗅到了八卦的气息,忙追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这个角色留有苏安的影子吗?”

    苏安,是许清让当年饰演过的配角,当时,她饰演的另一个角色和苏安有一条隐晦的百合线。因为这部剧,二人一炮而红,此后,便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营业。

    江又夏摇摇头,否认了。

    没有苏安的影子,是许清让的影子,五年前的。

    接下来的问题简单了许多,气氛虽不热烈,却也磕磕绊绊地进行了下去。

    “好了,这次的节目就到此结束了,欢迎两位的到来,我们到这边来合个影可以吗?”主持人说完,偷偷擦了擦手心的汗。

    闻言,江又夏舒了口气,紧绷的身子也稍稍放松了些许。

    许是坐久了,江又夏刚站起来,腿一麻,险些摔倒。

    “小心!”

    江又夏半个身子都靠进了许清让怀里,满鼻清香,她的脸瞬间红透了,心脏狂乱地跳动起来,其声音之大,她都怀疑会让许清让尽数听了去。

    “谢谢。”她慌乱地逃离,完全失态。

    时隔五年,这是她们第一次交流,礼貌气疏离,唯独没有从前的半分甜蜜。

    江又夏的鼻子忽然就酸了,不该是这样的。

    “一二三,笑一个。”

    江又夏勉强扯动嘴角,笑比哭还难看,以前学的表情管理全都喂了狗了。

    节目结束后,主持人不好意思地开口,“夏夏,这边还有一个采访,方便吗?”

    “没问题。”

    江又夏坐在摄像机前,目光略过人群,定格在许清让身上。

    此刻,许清让一张脸完全冷了下来,拒人于千里之外,江又夏的目光追随着她,看她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越来越远,半分余光都没分给她。

    自作孽,活该!

    “还要多久?”她忽然有点心焦。

    “稍等,一会儿就好。”

    然而,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待江又夏追出去的时候,寂寂黑夜,早已没了许清让的影子。

    果然是被逼着来的。

    “你要敢走,就永远别回来了!”

    “我不会原谅你!永远!”

    “你别后悔!”

    到底是有多绝望,这样“幼稚”的话竟会从许清让口中说出。

    许清让是谁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最情动时也只会哼哼两声的人。

    江又夏蹲在地上,埋头,冰凉的液体滑入领口。

    后悔吗?

    时至今日,她也没有一个坚定的答案。

    保姆车内,许清让刚把手机开机,经纪人的电话就接了进来。

    “你在哪儿?大家都在等你,手机也关机,没事吧?”

    许清让靠在车上,按了按太阳穴,懒懒道:“王姐,我马上过来。”

    “那快点!”王姐正要挂电话,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问道:“我刚听小刘说,你去参加了个什么节目。”

    她的动向一向被王姐掌握着,反正节目播出王姐也会知道,她干脆承认了。

    “这么说你和她见过了?”王姐的声音陡然拔高,又蓦的降下,“那你和她……”

    王姐是后来跟的许清让,所以,许清让和江又夏的许多事她都不知情,但她知道江又夏对许清让来说,绝不像营销号说的那样。

    好几次,她都看见许清让看着一个人的微博发呆,可能连许清让自己都没发觉,眼里浓稠的眷恋,但也仅是看着。

    很想念,但能克制。

    “合作而已。”许清让这么说服自己,脑子却不由自主想起江又夏说的话——只会是她。

    江又夏这人最会画大饼,也惯会哄人,其实就是个骗子!

    “没错,只是为了宣传电影而已。”她重复了一遍,是强调,也是警示。

    下了节目,江又夏又回到了忙碌的状态,尤其是最近,y国的业务正逐步转向国内,而她投资的电影是打开国内市场的第一步,也是她走近许清让的第一步,所以,她不得不重视起来。

    “叩叩叩——”

    安秘书敲门进来,道:“江总,董事长的电话。”

    这时候打来电话,江又夏不用猜都知道江同海会说什么。

    安秘书把手机给了江又夏便退了出去,江又夏开了免提,把手机扔在一边,翻开合同,白纸黑字上,甲方江又夏,乙方许清让。

    电话接通,内容却出乎她的意料。

    江同海酝酿了很久,叹了口气,“想好了?”

    “我一直都很清醒。”江又夏的目光从许清让的签名上移开,语带讽刺,“怎么?这次又打算用什么法子?”

    “夏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何况,现在许清让已经有了……”

    “好了,就这样吧。”电话猛地被挂断,江又夏攥着合同的手指节泛白,许久才放开。

    同在一个城市,这是她们现在最近的距离。

    江又夏忽然烦闷不已,起身离开了公司。

    回到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房间没开灯,一片死寂,江又夏干脆打开电视,既能充当光源,又能整出点动静。

    已经很久没看过国内的电视了,一是没时间,二是不敢。

    死党这时候打来了电话,魏微是她为数不多经常联系的人,一听说她回国了,就催着她出去聚聚,奈何她这些天忙得烂头焦额的,只能婉拒了。

    “卧槽,夏夏,你们见了啊?”

    江又夏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魏微说的什么,“嗯,见了。”

    “擦,你为什么这么淡定?”魏微还是一如既往地咋咋呼呼。

    “不然呢?”江又夏自嘲地笑了笑,“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魏微诧异:“你家是2g网吗?微博都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