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恋综直播貌合神离后 > 正文 第18章 第十八章
    祝以梨瞪着大眼睛,有些莫名的看着封亦,仿佛听了天方夜谭。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碗里还残留着的几块胡萝卜,“你不嫌脏啊?”

    封亦的指尖抵在餐盘上,语气平平道:“你嫌?”

    祝以梨呆在原地,默默摇了摇头。

    废话,她怎么会嫌自己脏。

    封亦再度把自己的餐盘推近,“那就给我。”

    祝以梨的筷子停在胡萝卜上,一时不知该动还是不动。

    封亦的语气太理所当然,反倒让祝以梨有种自己理解出了差错的错觉。

    这嫌与不嫌之间,好像不该这么转换吧……

    封亦见她迟迟不动,亲自上阵,把她盘里那几块胡萝卜都拣了过来,丢进嘴里,三两口就解决了。

    事情发生的突然,祝以梨还没来得及制止已经结束。

    她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封亦,脑子有些发晕。

    这时,消失了一会的李道长再次出现,他看着两人面前已经空空如也的餐盘,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大家都吃完了。”

    啊啊啊啊啊啊让我鸡叫

    谁还敢说我西皮塑料!谁还敢!

    啊啊啊啊啊交换唾液了,四舍五入已经舌吻了

    凤梨批今天就挺直腰杆做人!(叉腰

    他俩真就是爱而不自知吧,一个偏宠,一个懵懂!太好磕了

    呜呜呜好想让封亦当我男朋友哦

    前面的想屁吃,封亦已经和祝姐锁死了!钥匙我吞了

    眼看着大半天就要过去,但却连他们两这次道院行的真正目的地的影子都没见到,祝以梨不由开口问了句,“道长,你们这的桃花古树在哪儿啊?”

    生长在道院里的那颗桃花古树,才是祝以梨和封亦此行的主要目的。

    据传,这座道院里头有一个棵将近三百岁的桃花树,是当地祈福求安的圣树。传闻桃花树有灵通,只要你潜心所求,皆能如愿。

    古时候,但凡村民们有事相求,一旦如愿,便会在道院后头的水岸边种一个桃树苗。长此以往,后头便长成了一片匆密茂盛的桃花林。

    到了现在,背后那郁郁葱葱的桃花林也成了桃花古树灵验的一种佐证。

    道院里的桃花古树,也是小元在攻略中,强烈推荐的一处景点。

    祝以梨虽然对这些志怪神佛,不太感冒,但聊胜于无,宁可信其有的态度,让她也愿意去看看这棵所谓的灵树。

    至于封亦,他对于这些小女生喜欢的把戏,完全没什么想法。

    他的原则很简单,祝以梨去哪,他就去哪。

    听到祝以梨这么说,李道长半眯起的眼睛散出一丝精光,脸上浮起一抹笑意。

    他抬手捋了捋,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的胡子,“这位美女,你懂行啊,连我们道院的镇院之宝都知道!既然如此,我就带你们去看看吧,”

    在李道长的带领下,一行人绕过后殿,有穿过一条小弄堂,最终在道院的后门附近,找到了这棵桃花树。

    桃花树看着确实有些年岁了,它被围在一个大大的花坛里,粗壮的枝干大概需要好几个成年人抱在一起才能环抱。树枝四散而开。因为是夏天,葱郁的绿叶爬满整个枝桠,即便岁月雕琢,依旧很有生机的模样。

    因为是祈福专用,这棵树也避免不了被挂满红绸子的命运。红色的绸带随重力吹下,叠在绿色的叶片,分外显眼,密密麻麻,摇摇欲坠。

    祝以梨随意打量了两眼,又问了句,“传说里的桃花林呢?在哪里?”

    李道长朝前方遥遥一指,“那儿呢,隔着湖,你可能看不清。”

    众人视线随李道长的手势一起望过去,从道院后门的小径一直延伸过整个湖之后,确实有块地看起来密密麻麻种满了树木,只是距离太远,只能隐约而见。

    祝以梨哦了一声,算是认证了小元攻略内容的真假。

    就在这时,树丛中突然又窜出一团黑影,和之前在大殿里见到的如出一辙。

    祝以梨慌了神,下意识一把抓住了身旁封亦的胳膊。

    但那黑影这次没有逃窜,跳出花坛后,跑了几步,开始围着祝以梨打起转来。

    大家这才看清,那团黑影原来是一只小黑猫。

    它瞪着黄宝石一般的眼珠子,通体纯黑,挑着身子,来回打转了几圈,最后趴在离祝以梨不远的空地上,软软地喵了一声。

    祝以梨:“”

    你这个之前灵异事件的罪魁祸首怎么还卖起萌来了…?

    原本还如临大敌的众人瞬间放松下来,几个对猫猫没有抵抗力的工作人员,甚至直接上手撸起了猫。

    场面一片平和。

    就在这时,李道长手中像是变戏法一样变了两天红绸带,他朝祝以梨和封亦晃了晃手,“别光顾着看猫呀,两位要不要来一条?一条35,两条65。”

    祝以梨:“”

    封亦:“”

    你果然是来推销产品,想赚香火钱的吧!

    没等两人回话,李道长又自顾自地说道:“我们这祈福也有几种不同类型,可以为自己祈,也可以为别人祈,可以两个人一起祈,也可以自己单独祈。”

    说到这,他皱起眉头,仔细打量了祝以梨和封亦一圈,随后用一种笃定地语气继续道:“不过就你们两的关系,应该都是为自己祈了?”

    祝以梨和封亦对视一眼,双双陷入沉默。

    笑死我了,这道长有点东西

    请封亦和祝以梨反思一下,人家道长为什么会以为你俩不是夫妻?

    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了两脸懵逼

    截图了,又有新的表情包了,还是夫妻版的

    最后还是一旁的摄像大哥弱弱开口道:“呃道长,其实他们两是夫妻来着。”

    这下轮到李道长沉默了,连眼珠子也慌张地抖动了几秒。

    不过,他很快便调整过来,笑着打了个哈哈,“是吗?现在的小夫妻们还挺多样的哈,所以你们是一起还是分开?”

    祝以梨其实根本不想挂这种弱智兮兮的东西,但看在节目直播的份上,她只能硬着头皮接过李道长递来的绸带,开口道:“还是分开吧。”

    她和封亦可没有什么需要共同许的愿望,祈的福,还是一人一个的好。

    封亦见祝以梨开口了,也没反驳,接过他的那条红绸带,就拿了笔去一边写字了。

    祝以梨拿着笔,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最近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

    她乘机偷偷看了眼隔壁的封亦,企图从他写得上找到些灵感。

    哪知封亦眼疾手快,一个转身,就把自己那条绸带护在了怀里,半个字都没让她看到。

    “你想干嘛?偷看可是小人之举。”封亦背对着她道。

    祝以梨朝他吐了个舌头,“小气鬼,谁稀得看了。”

    因为没法抄袭,祝以梨最后憋了半天,只憋出了一句干巴巴的“身体健康,万事顺遂。”

    真是一点新意也无。

    结果,到了最后一步。

    挂绸带时,祝以梨又出现了危机。

    不知是她运气不好,还是力气太小,每次要不是没扔上去,要不就是几秒后就掉下来,气得她差点当着直播观众的面狂跺脚。

    而早早成功的封亦,看着她上蹿下跳的模样,仿佛看戏一般,懒洋洋得靠在一旁,眯起了桃花眼。

    当然也有几次,他看不下去,打算来帮忙时,却因为没告诉祝以梨自己许的愿望,都被她反手拒绝了。

    又经过了一番努力,祝以梨才终于成功地把自己那条红绸带甩到了桃树上。

    一通忙活,累得她鬓角的汗直流,整个人莫名狼狈。

    虽然下来后,封亦特意贴心地用扇子给她扇了扇风,但依旧被她比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封亦哭笑不得,淡淡勾了勾唇。

    道院里鸡飞狗跳的这大半天,终于在祝以梨的红绸带挂上桃树枝的那一刻画上句号。

    最后离开道院时,封亦落后半步,走在后面,被李道长悄悄拉走了一会。

    两人来到角落,封亦有些不解地看向李道长,“道长找我有事?”

    李道长再次抚上自己几乎不存在的短胡须,“我之前误判了你们两的关系,作为补偿,我想送你一句话。”

    封亦眼神顿了顿,“但说无妨。”

    李道长呵呵一笑,“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顺心而为,其必成也。”

    只要坚定地将自己心里想做的坚持下去,好的结果自然就来了。

    封亦眼中先是闪过迷茫,而后又很快顿悟,他朝着李道长略微欠了欠腰,“谢道长教诲。”

    李道长大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成功之后别忘了回来还愿。”

    封亦点头应允,然后快步跟上前面的节目组。

    李道长和小徒弟站在道院门口,目送一大波人浩浩荡荡远去。

    见人已成幻影,小徒弟这才对着李道长问道:“师父,你刚才和封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让他顺应心中所想而为?”

    李道长抬手摸了摸小徒弟的脑袋,发出一句不符身份的感叹,“你还是不懂爱情这杯酒啊!”

    活脱脱一个情场浪子的语气。

    ……

    ……

    结束完道院之旅后,时间已经接近下午两点,这次的直播还剩一个小时左右。

    祝以梨翻了翻攻略,决定和封亦一起去手作店消磨最后一个小时的时间。

    但还没走多远,突然被层层叠叠围过来的人群,堵住了去路。

    一行人被卡在马路当中,进退不得。

    有眼尖的围观群众,认出了被挤在中间的祝以梨和封亦。

    忽然一声大喝,“是祝以梨和封亦!他们在那!”

    人群暴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