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恋综直播貌合神离后 > 正文 第2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两人从来不会这样称呼对方。

    祝以梨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是封亦在反调侃她今天下午那句语音里的老公。

    这狗逼真的好狗。

    祝以梨紧了紧拳头,忍下已经到嘴边的脏话,压着脾气解释:“我下午那么说是事出有因。”

    封亦挑了挑眉毛,不置可否。

    他端起马克杯径直从祝以梨面前走过,顺道带起一股浅淡的海盐味道。

    咸湿的海风裹挟着鼠尾草的清香,陌生又熟悉。

    祝以梨瞬间呆了半秒,再回神,封亦已经坐进了厅的沙发里。

    她立马追了过去,“我真是有原因的!”

    她今天一定要和封亦掰扯清楚这称呼的由来,省得哪天又被他拿来做什么把柄。

    可封亦似乎并不想和她追究,他靠进沙发里,闲适地翘起脚,晃了晃脚踝,故作平淡道:“又不是不合法,你想叫就叫,我不介意的。”

    “”

    祝以梨忍无可忍,终于破功,站在厅里朝着封亦大吼一声,“封亦!你够了!”

    你粉丝知道你现实里这么狗吗!

    沙发里的封亦看着发飙的祝以梨,终于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祝以梨捏紧拳头,来回深呼吸了几次,压下把他痛扁一顿的心,语气不善地开口道:“你怎么今天过来了?”

    “怎么,我家我还不能来吗?”

    这套景御华庭的房子,原本是联姻时家里人给两人准备的婚房。但因为两人之间的塑料关系,除了刚开始时为了应付长辈而搬了点行李过来外,封亦几乎没回来过。倒是祝以梨因为懒得挪窝,直接在这里赖了下来。

    祝以梨也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立场这么问,气焰瞬间弱了一半,“你这不是太突然了吗”

    封亦就着马克杯喝了口水,抬眼觑她,“你果然没看我发你的吧?”

    ?

    祝以梨想起那几条被她扫了一眼就划走的消息。

    她心虚地掏出手机,翻出两人的聊天记录。

    feng1:你在拍摄?

    feng1:那等会儿我直接去景御华庭

    feng1:综艺的事到时候见面谈

    feng1:先忙了

    祝以梨:“”

    当时她光顾着想怎么气那两个黑粉了,确实没仔细看封亦发来的具体内容。

    看完,祝以梨的一开始的嚣张气焰几乎要荡然无存,她慢吞吞移到封亦隔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行吧,这次算我的,但主要还不是因为你那几个嘴臭粉丝”

    后半句她说得轻,更像是嘟囔,封亦根本没听清。

    “你说什么?”

    祝以梨不想和他逼逼黑粉的事情,随口敷衍道:“没什么。”

    封亦倒是趁此机会,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她今天束了高马尾,此刻头发已经睡得有些散了,几缕不怎么听话的碎发垂在眼前,被她时不时勾回耳后,脸上干干净净泛着淡淡的红,五官清丽,皮肤是很通透的白。

    再往下,直到看到她露在外头的胳膊也泛着浅浅的红,封亦这才有所察觉,“晒伤了?”

    祝以梨顺着他的视线,抬起胳膊看了眼,暴晒了一天的怨念再度浮上心头,她巧目圆瞪,“这不也是因为你吗!”

    “又有我什么事?”封亦无语。

    “今天这广告不就是你上次,非撺掇我去的那个吗?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了!害我一顿好晒,不知道要养多久才养的回来!你知道女明星的皮肤有多珍贵吗!”

    封亦:“”

    想起来了,他没话说了。

    那广告还确实是他劝她去的。

    但当初他撺掇,一是因为这个饮料广告是国内家喻户晓的品牌,祝以梨前不久刚演了部讨喜剧站稳一线小花的脚跟,这广告正适合她巩固国民度。二是知道这广告要穿比基尼的时候,祝以梨纠结的表情太可乐了,把他整人的黑心肠都勾了出来,他顺道就激了激她,果然让她上了勾。

    说到底他也是好心,只是没想到,祝以梨的皮肤这么嫩,一天下来居然给晒伤了。

    祝以梨总算靠着晒伤扳回一城。

    她学着封亦刚才的表情,靠在沙发上,冷冷瞥回他一眼,“哼,都怪你!”

    封亦没回嘴,直接抬步进了卧室,隔了好一会,才重新出来。

    出来的时候,他手上多了一管红色的小药膏。

    他走到祝以梨面前,把药膏丢她怀里,“我之前拍《越野》的时候用过,效果挺好的。”

    《越野》是之前封亦拿影帝的片子,也是他成为顶流的开始。那片子大部分场景都在荒漠戈壁进行拍摄,条件十分艰苦。封亦当时拍完回来整个人都黑了一圈,但是没两天又给他白了回去。

    原来是靠这玩意嘛?

    祝以梨不动声色收下了药膏,嘴上却依旧没饶人,“没想到,你一大老爷们对涂涂抹抹的也有研究啊?”

    封亦居高临下瞥了她一眼,扯了扯嘴角,把她之前那句话又还给了她,“我们男明星的皮肤也挺珍贵的。”

    祝以梨:“”

    论狗,她果然还是比不过封亦。

    余光里看见封亦重新回了房间,祝以梨立马把自己团进沙发里,喜滋滋地研究起手里的红色小药膏。

    等等,不对劲!

    封亦在这个家里明明只有几件衣服和日常生活用品,这种备用药他是从哪摸出来的?

    抓了个漏洞,祝以梨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急急往房间冲。

    刚走到衣帽间,一个巨大的黑色行李箱一下子占据了她大片视线,而封亦正站在一旁,一件件把里头的衣服挂进他的那一排衣橱里。

    “你怎么还带了这么多衣服过来?”祝以梨吃惊。

    封亦听见声音,抬眸看了过来,“你还记得我们马上要拍综艺了吧?”

    祝以梨扒在门口,点了点头。

    这不是废话吗?

    网上和身边都吵翻天了,她想不记得都难。

    封亦看她一脸无畏的表情,就知道她又没对上脑电波。

    他放下衣服,双手抱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每次和我的时候,到底有多敷衍?”

    祝以梨:“”

    也就想起来了才扫一眼的程度?

    祝以梨:“你什么意思?”

    封亦:“就算你敷衍我敷衍惯了,但是连签综艺合同都不认真看看条款内容吗?”

    啊?什么条款?

    这下,祝以梨是真懵了。

    三个月前,刚接到这综艺邀约时,她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根本没仔细看内容。

    后来,由于某些原因,封亦那边变卦应了下来,于是她也只能“夫唱妇随”。

    反正对于封亦而言,她永远只是个没有决定权的挂件而已。封亦这种大佬都签了,她签的时候就更没看内容了。

    半晌,她弱弱开口,“难不成,我们被阴了?”

    封亦简直要被她气笑了,“阴你个头,这综艺会在家里取景,所以我得搬过来住一段时间,你不想家里长辈们到时候看了电视,却发现我们两其实一直在分居吧?”

    祝以梨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前段时间封亦确实和她提过一嘴要搬回来住的事,只是她当时忙着跑通告,敷衍应下之后,转头就给忘了。

    “”

    祝以梨不敢再说话。

    看了会儿封亦收拾东西后,她直接溜到浴室洗澡去了。

    -

    一套养护流程走下来,等到她回到主卧时,封亦已经占了半边床看起了书。

    他倒是不气。

    祝以梨没忍住,站在床边朝他喊道:“喂,你不会告诉我你也要睡主卧吧?”

    封亦专注看书,头也没抬,“不然呢?”

    这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仿佛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祝以梨:“”

    行,他既然都不介意,那她也一样,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祝以梨咬了咬牙,直接翻身上床。

    把自己裹进被子里之后,她翻了个身,把原本盖在封亦身上的也卷走了一大半。

    封亦身下一空,这才把手中的书放下。

    他看向身边鼓起的那个小包,语气冷淡地开口,“祝大小姐,需要我提醒一下你,我们是领了结婚证的合法夫妻吗?”

    祝以梨躲在被子里,声音有些闷闷的,“我不是让你睡主卧了吗?你还想干嘛?”

    封亦没再废话,直接把被子往自己这里扯,祝以梨猝不及防,就着被子滚了几圈,再抬头时,她直接对上了封亦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操,她怎么滚到封亦怀里了。

    两人靠的很近,祝以梨甚至能感受到封亦清浅的呼吸,吐在她脸上,是清清凉凉的薄荷味。

    她瞬间绷直了身体,眼神也开始乱飘,“你,你想干嘛!”

    封亦桃花眼一勾,带了些笑意,“紧张什么?更亲密的事我们不是也做过了?”

    祝以梨:“”

    魂蛋啊!他怎么能把两个月前的一次酒后乱性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那天早上,她浑身酸痛的醒来,结果身边早就空空如也,要不是封亦还记得给她留张去跑通告了的纸条,她都要以为遇上拔吊无情的骗炮渣男了。

    但,对于那一晚,祝以梨其实看得挺开的。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

    都是成年人,又都混迹于声色犬马的娱乐圈,情之所至来一发,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他两还是持证驾驶,合规合法。

    而且,她也有爽到就是了。

    不过,那天之后,两个人都默契地没再联系对方,毕竟塑料夫妻突然搞床上去了,想想还是挺尴尬的。

    再次收到封亦的消息,便是封亦告诉她要上这个恋爱综艺的时候。这么算起来,今天还是他们自从那晚后第一次见面。

    见祝以梨许久不说话,封亦把头凑近了几分,语意暧昧道:“在想什么?想要了?”

    祝以梨被他骚了个激灵,急忙从他怀里爬出来,滚回自己那半边床上安分躺好,扒着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滚远点,我累了,先休息了。”

    封亦轻笑了一声,仿佛被她的动作取悦到,顺手关了顶灯,只留了一盏暖黄色的床头灯。

    影影绰绰的暖光色灯影映在床头,和透过纱帘漏进来的月光交相辉映,夜色温柔的仿佛能滴水来。

    祝以梨装睡半天,直到感觉封亦那边没动静了,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伸出罪恶的双手朝枕头底下摸去,只是连手机边都还没碰到,就被突然出声的封亦吓得连忙缩了回去。

    “我劝你还是早点睡觉,明天上午那个综艺的节目组会来我们这儿,和我们最后确认综艺的相关事项。到时候顶了对熊猫眼,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封亦说完,翻了个身,把唯一那盏床头灯也给灭了。

    祝以梨:“”

    这话说的,更他妈想刷手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