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双城之战:第九议员 > 第二十二章:好戏要开场了
    “你知道六年前发生的一场冲桥起义吗?”

    希尔科绕着马可斯转圈子,边转边说,这种在视线范围内忽隐忽现的行为会给人带来强烈的不安全感和压迫感。

    马可斯感知到这种异样,将手往腰间别着的短枪那里靠了靠,武器可以给人底气对抗来自外界的危机。

    “听说过,怎么了?”

    他不动声色,甚至没有提起自己的父母也死于那场被祖安人称之为‘起义’的暴动当中。

    如果希尔科没有查到这些,说明他在皮城的情报系统还流于表面,没能深入到实权当中去。

    这一刻马可斯竟然有点感谢皮城腐朽的‘裙带关系’,正是这种扭曲的体系保证了皮城的实权职位不会被外人随随便便地入侵。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希尔科对皮城的渗透已经达到这样的程度,也就不会找自己了。

    换个说法,自己就是希尔科渗透皮城执法局的第一步棋。

    要不是自己穿越过来,希尔科的计划绝对是可行的。

    可惜……

    这一次,他注定要失败了。

    “六年前,祖安一对亲如兄弟的年轻人不甘皮尔特沃夫的压迫,联合了一帮起义军,对双城大桥发起了冲击。”

    希尔科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缓缓叙述:“那天晚上死了很多人,祖安人、皮城人,都死了很多。

    到最后,他们的血融入到一起,甚至分不清堆叠的尸体究竟是谁的。”

    “虽然皮城执法官们奋起反抗,但是在起义军悍不畏死地冲击下,我们冲过了那道桥,皮城的权利中心近在眼前,只要我们占领了那里,起义军就能大获全胜!”

    “但是……范德尔,那条老狗,他背叛了我们!

    这个亲手组织起义军的领袖,背叛了我们这些信任他的人!

    他叫停了起义,让起义军退回祖安,退回这全世界都唾弃的阴沟里,甘愿当一只藏在阴暗环境下的老鼠!”

    希尔科停止踱步,语气中有神往但更多的是浓郁到极致的不甘:“那是祖安距离推翻皮城统治最近的一次!被范德尔这条老狗亲手毁了!

    他毁了我们的希望,他让无数条人命都白费了!

    但他还是得到了整个黑巷的尊重,带着人在皮城的压迫下苟延残喘。”

    马可斯对希尔科讲述的过去没有兴趣,虽然没有亲眼见证过那天,但看过原剧的他早就对那次惨案有过大致推测,跟希尔科说得大差不离。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马可斯故作不屑地说道:“跟一个皮城人讲述你们这帮阴沟货的光荣历史?”

    “听说你因为上城的一件案子跟那条老狗干上了?”希尔科转过身,没有理会马可斯的嘲讽,阴沉地望向他:“我要你帮我把这个伪善的家伙从黑巷统治者的位置上拉下来,最好是送进静水监狱,关上一辈子!”

    “这我可办不到。”马可斯摇了摇头:“皮城议员们都知道引起爆炸的始作俑者是四个孩子,我不能以此为借口,抓范德尔顶罪。

    更何况,就算我想抓他,黑巷其他人也不会同意。”

    “他们会同意的。”

    希尔科笃定道:“那四个孩子是起义军的遗孤,范德尔将他们视作亲生骨肉。

    而且这条老狗自从当年冲桥失败后就变得软弱了,他不会对你们抓捕那四个孩子视若无睹,最后一定会自己出面顶罪!”

    “你这么笃定?”马可斯转过身:“他完全可以交出手底下的喽啰顶罪,没必要自己亲自出面。”

    “我了解他!”

    希尔科抬头,任由刺眼的阳光照在脸上,独眼微眯:“范德尔,那是我的兄弟,我非常了解他。

    如果他能做出让别人替那几个孩子顶罪的事情,他就不是范德尔了,整个黑巷也不会服他。”

    那倒确实,看过原剧的马可斯对范德尔的印象跟希尔科所说的如出一辙,绝对做不出拉别人顶罪的举动。

    不然的话,格雷森早就把爆炸案给了结了,也不会拖到现在。

    “那么……现在来谈谈现实一点的话题吧。”

    马可斯隐藏在口罩之下的嘴角慢慢上翘:“我帮你抓捕范德尔,你能给我什么?”

    既然自己在对方眼中是个抠门贪财的人,那就把这个人设给坐实。

    没有弱点的人是不存在的,只有在对方面前展现一些弱点,他们才能放心跟你合作。

    虽然马可斯真的很缺钱……

    “我能给你皮城给不了的一切!”

    希尔科对马可斯的表现很满意,他就喜欢跟贪财的人合作,因为这种人是最容易满足的。

    当然,也是最难以满足的。

    “别给我开空头支票,希尔科,我要看见实在的东西!”马可斯捏起手指,在面前轻轻搓了搓:“想让我干活,得先付一半定金,否则我怎么信你?”

    “定金会送到你的府上。”

    希尔科转身往偏门走去,摆了摆手:“你该离开了,一有进展立刻通知我,费尔会替你传递消息。”

    费尔是那位扮演车夫的手下。

    看着瘦削的身影被偏门背后的黑暗逐步吞没,马可斯眼神逐渐冷了下来,转身离开了这座工厂。

    接下来,就是找范德尔施压,让他交人。

    今天晚上,无处可藏的四个孩子会出现在福根酒馆,自己得带点人过去。

    从工厂里出来,外面瞬间乌云密布,下起了雨,这对祖安来说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雨水会将城市上空漂浮的灰霾颗粒裹挟下来,灰霾中蕴含着大量化学物质和炼金颗粒,雨水带着它们落在人身上,会生出轻微的灼痛感。

    “这可不是个好日子……”

    马可斯嘀咕了一句,对不远处停留的费尔招手,让他把马车赶过来。

    “去执法局,然后跑一趟恒星大道,帮我把早上送去的皮靴拿回来,到时候跟定金一起放在我家门口。”

    交待完路线,马可斯钻进车厢里,闭上眼睛假寐。

    车夫费尔握着缰绳的手上青筋凸起,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心里窜出来的怒火,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乐意为您效劳。”

    下车,关门,回到位置上赶车。

    车厢里,马可斯睁开眼,透过车门上的玻璃,看向外面的街道。

    因为灰霾的缘故,即使现在是下午,祖安城也像是到了黑夜一样,需要大量的路灯照明。

    只有极少数地区能得到阳光的临幸,突如其来的乌云将这些地方也掩盖,使整座祖安城彻底陷入阴暗之中。

    “好戏,终于要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