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双城之战:第九议员 > 第二十章:大公无私?你找凯瑟琳吧
    “我宣布,杰斯被学院正式除名,移交给他的父母严加照管。”

    黑默丁格宣读了议会对杰斯的审判结果,左右看上一眼:“同意的请举手。”

    说完,他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这个结果已经是出于人性化最好的解决方案,还是杰斯的母亲出面打动了几位议员,原本的判决可是要将杰斯驱逐出皮尔特沃夫城的。

    吉拉曼恩议员本身便是杰斯的资助人,看在以往的交情,她给了个友情票。

    梅尔·米达尔达也举手同意判决,她的举动有些出乎杰斯的预料之外。

    其实这位皮城‘首富’没有多少其他的想法,她会举手给票,纯粹是被杰斯的母亲打动了。

    毕竟她会被流放皮城,背井离乡,就是她的母亲所为。

    她很喜欢杰斯母亲在袒护自己儿子时,身上流露出来的母性光辉,这是她从小便缺失的母爱。

    玩弄着儿童玩具的霍斯卡尔议员原本不想搭理,被梅尔瞪了一眼后,才连忙跟了一票。

    马可斯看着这位看似心智不太成熟的大胡子议员,疑窦丛生,这家伙总不可能是因为手里那个玩具是梅尔送的,就跟票吧?

    联想到这些议员名下或多或少都有些产业,他释然了。

    霍斯卡尔能看在梅尔的面子上跟票,可能跟他最近的商业动向有关,或许梅尔议员跟他达成了什么合作,能让他大赚一笔。

    咚!

    机关被拉动,议会大厅的顶棚与大门缓缓开启,明媚的阳光洒落进来,驱走在场所有人因为议会审判的庄重氛围压在心头的阴霾。

    杰斯站在原位,垂头丧气。

    他的母亲在后面抱住他,庆幸自己的儿子没有被驱逐出皮尔特沃夫城。

    维克托见状想现在就过去安慰杰斯两句,被马可斯用眼神逼退。

    刚刚接受严重打击的人内心是封闭的,别说杰斯现在对维克托没什么好感,即使是他自己的母亲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最好的方法是给他一点时间,让他自己走出来。

    “走吧马可斯,咱们还有工作要做。”

    格雷森如释重负,杰斯被审判,爆炸案矛盾被转移,她终于可以不用继续面对范德尔那帮老家伙了。

    “是,女士。”

    马可斯应了一声,临走前又瞪了还在犹豫的维克托一眼,让他不要坏事。

    格雷森走在前方,两人刚出议会大厅门口,她忽然开口:“听说你昨天跟户籍部门的南丁格尔闹出一点矛盾,还让人把她送进了静水监狱?”

    马可斯在后面听得一愣,这事竟然惊动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他忙辩解道:“那是因为南丁格尔当众伤人、恃强凌弱、欺辱平民,我一时看不过去,才插手给了她一点教训。”

    “我没有斥责你的意思,孩子。”

    格雷森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你想铁面无私,但有时候形式往往令我们身不由己。

    南丁格尔的叔叔昨晚找到我,跟我发了不少牢骚。

    那个老家伙跟尼格蒂姆是老同学,仗着警长的面子才把南丁格尔安排进户籍部门,花费了不少‘人情’。

    幸好昨晚尼格蒂姆在应付吉拉曼恩议员,抽不开身,否则来找我的就是咱们那位余威尚存的老警长了。”

    “抱歉,女士,我没想给您添麻烦。”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没有做错,错的是任人唯亲的体制和所谓的‘人情’。”

    格雷森顿了顿,问道:“你知道为什么当初从执法官学院毕业的新生里,我一眼就看中了你吗?”

    “为什么?”

    格雷森停下脚步,望着远方发出金光的城市,这座进步之城所有建筑仿佛都是用黄金堆砌而成似的,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皮尔特沃夫的人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彰显他们的财力。

    有人爱它,是认为这里能让他们发财。

    格雷森爱它,因为这里是她的家乡。

    “我也曾像你一样,想做一个大公无私的人。”

    格雷森眼睑下垂,语气幽然:“显然,我失败了。”

    如果她没有失败,就不会同意用杰斯顶罪,给皮城人民一个交代。

    如果她没有失败,就不会在南丁格尔的叔叔找上门时,对那个老家伙笑脸相迎,替马可斯周旋。

    如果她没有失败,就不会跟范德尔勾结,保一方辖区安宁。

    “我们没有错,这个世界也没有错,我们只是跟这个世界观念相左。”

    格雷森背着双手,眺望自己过去的人生:“我没有改变世界的能力,所以选择改变自己。

    但是马可斯,你不一样。

    你还年轻,你还有很长远的未来。

    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做你自己,去做你认为对的事情。

    让我看看,如果当年我坚持下去,会迎来什么样的人生!”

    “……”马可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复才好,因为格雷森的目标显然选错了。

    不管是前主‘马可斯’,还是现在这个马可斯,都不是格雷森的理想选择。

    反倒是吉拉曼恩家的那位大小姐,很符合格雷森的标准。

    “那……南丁格尔……”马可斯想问问是否需要自己走一趟,去把胖女人给放出来。

    “她的事你不用管了,我来替你处理。”

    格雷森轻轻摇头:“就像我刚才说的,你做你认为对的就行。”

    我认为对的?

    那可不行啊……

    马可斯心说,要真让自己放飞了搞,皮城跟祖安不出一年能被自己给玩炸了。

    再说了,自己是确定了南丁格尔背后没什么太硬的后台,当时才敢硬气一回。

    以后要是惹了议员呢?

    你拿什么顶?

    你顶不住的!

    更何况你明晚都要领便当了……

    算了,明晚自己还是顺便救下格雷森吧,就是不知道服下微光药剂的怪物到底有多强,自己能不能顶得住?

    马可斯琢磨一会儿,放弃了单打独斗的想法,准备到时候来个群殴什么的。

    只要确保能留下格雷森一条命就行了。

    这时,不远处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士向两人这里跑了过来:“格雷森女士,幸好你还没走远。”

    “依萝拉?”

    格雷森转头看向来人:“找我有事吗?”

    马可斯同样看了过去,他已经大概猜到依萝拉找格雷森……不,准确地说是他已经知道议员们找格雷森,所谓何事了。

    果然,依萝拉跑到近前,喘着气说道:“议……议员们请二位过去,有关爆炸案的事情,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询问二位。”

    果然呐……

    杰斯的科学研究给这帮议员吓坏了,审判刚结束就迫不及待地派人来找格雷森。

    这趟过去,本以为能结案的事件将会继续深入调查,格雷森的小算盘终究是没打得赢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