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于奇正传 > 20.太子第三次正确解读
    “就高家小姐那歪瓜裂枣的,你也好意思登门做媒?”

    “王婆子,你说什么呢?就你们李家小姐那泼妇样,于家少爷才是看不上呢!”

    “你个老虔婆说什么呢!”

    “你个老泼妇!”

    “我撕了你这个老虔婆的嘴!”

    ……

    于奇正看着打成一团的媒婆,完全傻眼了。这在搞什么飞机?看了好一阵才终于明白,这些都是来给自己说亲的。

    嘿,这是好事啊。想想在后世,连恋爱都还没谈过,现在这好事主动就找上门来了。呼咻!这年头嘛,又不是一夫一妻制,三妻四妾很正常啊。嚯嚯,全部娶进来!咱现在又不是没钱,怕什么?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个问题也不是那么简单。在这个年代虽然你娶多少没人管,但有个伤脑筋的事情就是名份。不管你娶多少,正妻只能有一个。来说媒的,都是本县各种官员豪绅之女,来说媒也是要当正妻,这就是个麻烦了。

    不行不行,看来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反正有的是时间,急什么?眼下得先把这群乌鸦支走,不然家里房顶都给掀了。

    想到这里,当即沉声说道:“各位大婶,不要吵了,听我说一句。”

    媒婆们立即全都停了下来。

    于奇正轻咳两声之后说道:“本公子目前还没有娶妻的打算,各位先回吧?”

    媒婆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还有媒婆挤着笑准备上来劝说,于奇正脸一板:“各位大婶,虽说我现在辞官为民,但说不准什么时候朝廷一纸公文,马上就要走马上任。身为热血男儿,自当以国事为重。”

    这话说的大义凛然,媒婆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啪啪啪。”一个掌声从大门口传了进来。

    太子李佐和公主李子姜并肩走了进来。

    所有人赶紧跪下磕头。

    李佐扶起于奇正:“其他人都出去!”

    太子开了金口,媒婆们赶紧离开。

    于奇正心中暗暗叫苦,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太子兄妹来做什么?不会是被这张乌鸦嘴刚才给说中了吧?

    很快,他就松了一口气。

    原来,太子李佐回京之前专程来和自己道个别。于奇正心里暗自高兴不已。丫的只要在这边,说不定哪天脑子一热又把咱抓去当官。现在算是送走了瘟神了,嚯嚯。不过,李子姜跟着过来做什么呢?

    就在这时,李佐开口了:“奇正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么多人给你说亲,怎么不选一个呢?”

    问这话,实际上也是要套他的话。只要他在自己面前把刚才那些“国事为重”之类的话复述一遍,就算是这个钉子埋好了。

    于奇正本来就在后悔刚才那话,哪里可能上当?想了想,干脆把这个话题岔开,于是挺了挺腰说:“殿下,草民虽才疏学浅,但在这婚姻大事上嘛,倒是秉承四个字。”

    李佐好奇地问道:“哪四个字啊?”

    于奇正一脸毅然地说道:“溺水三千,吾只取一瓢饮。在没有遇到合适的人之前,宁缺毋滥。”

    听到这话,李子姜微微一震,俏脸泛上了一层红晕。

    李佐偷偷看了妹子一眼,哈哈大笑道:“不知奇正对这一瓢有什么要求啊?孤王也帮你留意一下。”

    于奇正差点晕倒,你丫的是太子啊,怎么也对做媒这事感兴趣了?当即回道:“也没什么,就是合眼缘吧。”

    本想把这事用这句话给支吾过去,没想到李佐居然揪着不放了:“这话不对啊,合不合眼缘,至少是先要见一面吧?刚才那些媒婆介绍的姑娘,你都没见过,怎么就知道不合眼缘呢?”

    于奇正张开嘴,这话怎么回答嘛?

    李佐又大笑起来:“我知道了。奇正一定是心有所属,而且是曾经见到过的姑娘,所以才会拒绝说亲。孤王说的没错吧?”

    李子姜的脸变成一团红布。

    于奇正心想:算了算了,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这个态度在李佐看来,就是“默认”了,当即凑过身小声说道:“孤王应该知道是谁了。嘿嘿,你眼光可还真高啊。”

    于奇正一头雾水,你知道什么了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压根就没这么一个人。不过现在也懒得和他辩驳,赶紧说完滚蛋就好,于是继续默不作声。

    李佐叹道:“奇正,本来孤王想多盘恒几日,与你把酒弈棋。奈何京中催得紧,只能现在就动身。”

    于奇正心中狂喜,就差欢呼“欢送欢送,热烈欢送”了。不过表面上自然不敢这么做,只能做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李佐拍了拍于奇正的肩膀:“不过你放心,说不定不用多久,你我兄弟又能再相逢。”

    于奇正心中大骂:再相逢你个大头鬼,老子再也不想和你相逢了!

    送李佐一行人到村口,李佐叹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奇正,你先回去吧。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说这话的时候,李佐动了真情。这次平叛,若不是于奇正,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呢。

    看着他这个样子,于奇正心里也是有些感动。如果不是太子身份,说不定真和他交个朋友,也还不错。可是,现实情况是只要和李佐交好,就得去当官,还是算了吧。

    李佐沉声喝道:“丁三刘闯。”

    两侍卫躬身应道:“微臣在。”

    李佐说道:“你二人以后就留在奇正身边,护卫他的安全。他若是掉了半根毫毛,孤王唯你二人是问。”

    于奇正赶紧说不用,李佐说道:“长沙王虽平,但多少还有些余孽。这些人最恨的就是你,若你身边没个防护,孤王可放心不下。”

    于奇正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当即不再拒绝。

    李佐兄妹走后,生活终于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这种平静让于奇正很是不爽,媒婆呢?赶紧来啊!上次你们那么多人乱糟糟的一起来不行,一个一个来啊,这样我才好一个个去相亲啊。

    他不知道的是,现在坊间有了一个传说。圣上看中了于家少爷,打算招他做驸马。不然,为什么太子公主一起来看他呢?

    在这个传言之下,谁还敢来说媒?

    过了几天,于奇正无聊之下,带着丁三刘闯跑去钓鱼。

    一个太监在一群士兵簇拥下找了过来:“于奇正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