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于奇正传 > 19.太子第二次正确解读
    连自己又看了于奇正一眼,哪里像是什么大将军,活脱脱就是一个市井无赖。

    一个念头浮上了脑海:很可能这家伙就是靠着油嘴滑舌吹牛拍马混到皇兄身边,然后采取了虚报战功之类的方法蒙蔽了皇兄。

    边想着边细细地观察着于奇正,越看越像是这种奸佞之徒!不,不是“像”,就是!

    看着李子姜眼都不眨定盯着于奇正,李佐陷入了思考。

    自己这个皇妹,平日里眼高于顶。别说普通男子,就算是朝中那些名门俊秀,都没有她看在眼里的。按说于奇正数次冒犯于她,早就应该勃然大怒。现在居然还一直这么看着这家伙,莫非……

    连自己想清楚了,这种溜须拍马的家伙,无非就是为了加官进爵。有这种小人在皇兄身边,对朝廷对皇兄都不是一件好事。不说远的,就他带皇兄去那种地方,都不能让他再留在皇兄身边了。

    想到这里,李子姜沉声说道:“皇兄,父皇让咱们赶紧回京,这就准备动身吧。”

    李佐愣了一下,怎么话题突然转到这上面了?

    李子姜冷笑着说:“回京之后,小妹自然要如实把这次的所见所闻禀报给父皇母后。”

    李佐脸色大变。

    不管是“带太子上青楼”,还是“轻薄公主”,被父皇母后知道了,于奇正这颗脑袋可就保不住了。

    其实昨晚去青楼前,他就已经全想好了。

    把于奇正“贬官为民”或者“贬为小吏”,冷藏一段时间,对自己是最有利的。

    但眼前有个麻烦,就是于奇正立此大功,父皇明确表示要重赏,怎么做到贬官也是个问题。

    正好那时候于奇正叫他去青楼,李佐便认为这也是于奇正看清了这一点之后,谋划出来的一条妙计。

    “带太子上青楼”这事势必要被御史弹劾,按照常理可判死罪,但依照他的功勋,“将功折过”,差不多正好就能实现他们的计划了。

    可万万想不到,又出了皇妹这档子事,他的“功”就抵不上“过”了。这不仅仅是多了一条罪名的问题,而是会给父皇心理上带去一种变化。

    带太子上青楼虽然荒唐,但可以解释为放荡不羁。父皇是军中统帅出身,对军中将领好色这种事司空见惯,这件事在他心里算不上什么大事。

    但轻薄公主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在父皇看来,这就是居功自傲到了藐视皇权的举动。这种人,是万万留不得的。自己知道这是个误会,但父皇不会这么觉得。再者,即便父皇知道是误会也不会留情。因为这样的事对父皇来说,宁杀错,不放过。

    李佐赶紧把李子姜拉到边,说了自己这些想法。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子生性善良,虽然生于奇正的的气,但也不会想着要他的性命。

    果然,李子姜听完他的话之后,表示自己可以不和父皇说,但有一个要求:这种无赖不许再呆在皇兄身边。

    李佐本就计划这么做,当然是满口答应。

    兄妹两回到大厅,李子姜说道:“皇兄给你求情,就饶你一条狗命。滚吧,回乡务你的农去!现在就滚。”

    于奇正乐得一骨碌爬起来:“谢谢太子殿下,谢谢公主。臣……草民这就滚。”

    说完之后,一溜烟朝外跑去。

    看着于奇正欢快的脚步,李子姜蒙了。身为公主,她见过的被削职官员要么是如丧考妣,要么是强装无所谓,这种兴高采烈的情况还真没见过。于是小声咕哝:“真是个无赖,到现在还在装。”

    李佐笑了起来:“他还真不是装。这家伙啊最近天天闹着要告老还乡,昨晚出去也是为这事。”

    李子姜气得差点晕倒。本来是想整整这个无赖的,谁知道反而如了他的愿。以后有机会,一定的好好收拾他。不过,也没有以后了。明天和皇兄一起回京城后,也不可能再见到这个乡下无赖了。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姜心里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怅然若失。

    于奇正马上就要迈出府衙了。看着他的背影,李佐陷入了沉思。

    自认识以来,于奇正就是每一件事情都运筹帷幄,今天怎么会这样做呢?即便昨晚是酒醉了,今天为何还要这么对皇妹?不不不,奇正是个高人,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哎呀,我明白了!好你个于奇正,原来是在打我皇妹的主意啊。不过,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啊。

    如果他真的成了我妹夫,朝中那些人要通过扳到他来对付我,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一方面,当上驸马之后,从关系上来讲,他与父皇和我之间就是一样近。多了这重身份,就避免了“李佐嫡系”这个单一身份。既能保护他自己,也维持住了目前各种势力形成的天平平衡,不至于就是我这边单方面的增加重量。妙啊,妙!

    皇妹这里,从她刚才的态度中,很可能对奇正也有那个意思。不过,这一点需要进一步的确认一下。

    。。。。。。。。。。。。。。

    于家村从村口五里路开始,全部堆满了大红色的炮仗碎纸屑。

    十里八乡的人全都来了,等着迎接回乡的于奇正。别说于家村了,就咱们县里,不不不,就算是咱们深州府,都从来没有出过这么厉害的人。乡亲们谁不感到“与有荣焉”?

    不过,一般百姓进不了于奇正他们家。因为,不光是村长镇长,连县太爷都专门前来拜会。虽说人家现在回归布衣之身,但要搞清楚的是,少詹事可是自己主动辞官的。以他的功劳以及和太子的关系,想当官不是一句话的事?

    于家酒宴上,诸如“少年英才”“经天纬地”“本县楷模”“淡泊名利”之类的彩虹屁漫天飞舞。于奇正心里非常惬意,从今天起哥们又过上了“地主家的傻儿子”的幸福生活,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一早,于奇正一醒就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心里不由得一阵烦躁,什么人大清早的就在这里吵吵,搞得老子睡不好。

    走到过道上,不由得愣住了。

    厅中挤满了几十个中年女人,唾沫星子飞得到处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