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于奇正传 > 18.土味情话该怎么说
    宫装美女发出一声惊叫,抢上前来。

    于奇正本来就喝得差不多了,路上又一直吹着冷风,现在又被李佐的秽物一冲,再也控制不住酒劲,也是“呕”的一声,把面前的美女喷了个满头满脸。紧接着向前一倒,把宫装少女扑到在地下,然后人事不省。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冷水当头浇下,于奇正觉得掉到了冰窟中。睁眼一看,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根柱子上。

    咦,这里很眼熟啊?对了,这是州府府衙啊!

    搞清楚状况后,于奇正怒从心头气,心想谁这么大胆,敢对地主家的儿子、太子面前的红人、圣上亲自夸奖的太子少詹事如此无礼?当即大声叫了起来。

    听到叫声,内堂出来了一男一女。于奇正马上叫了起来:“太子救我!”

    李佐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对着身边的女子赔笑道:“皇妹,整整绑了一夜了,你也该气消了吧?”

    什么?皇妹!

    于奇正傻眼了。能被李佐称为皇妹的能是谁?本朝公主呗。看李佐这个样子,估计还不是一般的公主。

    这次他真猜对了。这个少女名叫李子姜,是皇上最为宠爱的小女儿。

    虽说昨晚喝多了,但在吐之前的事情还依稀有点印象。于奇正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这下可真是惨了,辛辛苦苦从李佐那里骗到告老还乡书信,结果扯这么一出,这该怎么办呢?

    见李子姜不吭声,李佐也怕冻坏了于奇正,使了个眼色,丁三刘闯赶紧上前解开绳子。

    李佐沉声喝道:“还不快给我皇妹赔礼道歉?”

    于奇正跪在地下,脑子飞速地转着。看这情形,如果就说什么“罪臣该死”之类的,估计也很难让公主消气。只要气没顺了,自己的回乡大计就要泡汤了。看来必须的另辟蹊径。

    他的脑中出现了一个画面。在后世的时候看过一本网络小说,里面那个痞贱男主为了哄领导高兴,故意夸张的打着自己的嘴,然后叫着“都是我这老卖X的不对”,当场就把领导惹笑了,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既然有了成功的先例,依葫芦画瓢就是了。

    于奇正高高扬起手,舞得虎虎生风朝着自己的嘴打去,快落到脸上的时候轻轻地拍下,同时嘴里怪叫着:“都是我这老鸨子的错,都怪我。老鸨子划船不用桨——全靠浪啊。”

    不出所料,太子李佐“噗”地一声喷了出来。旁边一群侍卫不敢笑,一个个憋得差点断气。

    问题是正主儿李子姜不行啊,金枝玉叶何曾听过这种粗鄙不堪的言语。这番话听得是又羞又气,脸都红到了脖子根,重重地顿了顿教:“皇兄,这个登徒子当着你面还敢轻薄小妹。”

    李佐这才反应过来,也觉得太不成体统了,当即喝道:“掌嘴!”

    这可把几个侍卫难着了,期期艾艾地上前。

    于奇正赶紧说道:“别别别,不劳烦各位,我既几来。”

    侍卫们也知道李佐并不是真要打他,借机停下。

    于奇正扬起手作势欲打,但一直磨磨蹭蹭没打下去,口里说道:“臣真不是有意冒犯公主的,确实是无心之过。还请念在臣是初犯的份上……”

    李佐差点又笑出声来,这家伙还真挺会给自己下台阶的啊。

    李子姜怒道:“你还初犯?昨晚上你就把我……”

    说到这里,满脸又是通红。

    李佐心里猛地“咯噔”一下。说实话,这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虽说了解李子姜生性善良,不会在这事上计较,但若是落到有心人嘴里,性质就不一样了。如果被那些御史之类的揪住这个辫子往上奏一本,别说是自己了,即便是父皇有心要保他,也得维护皇家的颜面。

    于奇正从最初的慌乱中回过神来,就有了个新想法。这丫头再怎么公主的,也不过是个女孩子。虽说自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也知道女孩子嘛,哄一哄就好了。看来为了早日还乡,没办法,还是得当一次舔狗了。

    不过,当舔狗也是门技术活,自己也没深入研究过,这可怎么办呢?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办法了:土味情话。

    可是,怎么说土味情话也不知道啊。情急之下唯一能想起的,也只有“宝,我输液了。想你的夜。”虽说这是一句脍炙人口的土味情话经典,但问题在于,这个年头的人压根就不知道“输液”是个啥玩意啊。

    对了对了,翻转!也就是先抑后扬。

    主意打定后,于奇正一脸正色地开口道:“不过,这事还真怨不得臣。要怪啊,只能怪公主。”

    李佐一声“放肆”还没出口,李子姜就叫了起来:“怪我?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怪我了?”

    于奇正抬头正视着李子姜的脸:“是啊。都怪您实在是太美了。不瞒您说,昨晚我只想到是天上的仙女,心想错过了可要终身后悔了,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李子姜情不自禁一句话驳了过来:“所以看着看着,就把您少詹事给看吐了是吧?”

    李佐和众侍卫忍得浑身发抖,不过心里也很想看看接下来于奇正还能有什么招。

    于奇正一脸赤诚地回答:“正是!当时臣就想把胸腔里的一颗红心吐出来给您看看,臣对圣上、对太子殿下、对公主您的忠诚天地可鉴。”

    在场都是宫里的人,各种奇形怪状的马屁都有所耳闻。但像这种从生理上到心理上都让人恶习到极点的马屁,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所有人都拼命捂着嘴,以防自己实在忍不住,也把“赤胆忠心”给吐出来。

    李子姜哭笑不得。他和太子李佐都是东方皇后所生,自幼兄妹感情极好。听说皇兄前来深州遇到了长沙王叛乱就日夜担心,当时就央求父皇前来看望兄长。皇上自然是不允的。现在叛乱平息了,父皇宣诏皇兄回京,她也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来的时候就听说这次平叛的功臣是一个叫于奇正的年轻人,心里想着的就是和父皇一样纵横驰骋的大英雄形象。谁知道一来就听说李佐被这家伙带去了那种地方,接着又发生一系列的事,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