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正义生气的狩猎恶魔 > 第三十九章 发财了
    能够看出,这两个家伙应该是牧师一类的存在。

    身上带着祈祷书,邪徽,法术材料袋。

    只是。。。。。

    “看起来事情比我们预料之中还要麻烦。”看着手中这个看上去更像是一只蝗虫的邪徽,林云沉声说道。

    “这是。。。。。德斯卡瑞的徽章?”一边的尼禄也是说道。

    “啊,也就是说,这里除了巴弗灭的信徒之外,还有德斯卡瑞的信徒,我现在也才注意到,那家伙拿着的是巨镰。”林云看向之前被他一剑白铁波砍死的那个邪教徒,在他的身边就有一把精制品巨镰。

    就和巴弗灭的大砍刀一样,德斯卡瑞就是使用巨镰的恶魔领主。

    德斯卡瑞又被称之为蝗虫之主,虽然说他本体看上去更像是螳螂和蝗虫的混合体。

    “不管如何,我们现在也只能继续前进了,我们需要趁早回到上面,然后告诉圣教军才行。”浑元也是一脸严肃的样子。

    “是啊,走吧。”林云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转过身去向着之前霍西拉之手走的地方就走了过去。

    天花板上吊着三个装满发红煤炭的铜盆。房间内十分温暖,摇曳着橙色的光。

    房间中间放着一个石桌,四周摆着木制椅子。

    一滩巨大的血迹散在石桌上。

    林云他们警戒地走进一看,能够明显看出这些血迹应该已经有很长的时间,然后这些血迹看上去,似乎是用来画一个符文之类的东西。

    “这是一个献祭仪式。”尼禄的表情有些凝重。

    “这里看起来更像是接待室的感觉,结合之前的情况,看来这个背叛者部落原来的酋长,说不定已经被直接献祭,这就是和邪教徒合作的后果啊。”林云稍微一想,就已经大概联想到情况。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浑元也是有些好奇了。

    “从这个房间的风格,还有就是桌子椅子的摆放来看,这里不可能是举行仪式的房间,应该是类似于接待室,或者说会议室一类的房间,你注意上面的血迹,看起来就好像从一个地方里面流出来,也就是说受害者只有一个,再结合我们之前看到的情况,那些混种人基本上都听从邪教徒指挥,但是邪教徒却是听从霍西拉之手的指挥,那么酋长呢。”林云有理有据的说道。

    “我擦,你这都能分析出来,你该不会还兼职写游记的吧。”浑元一副古怪的样子说道。

    游记其实就是小说,所以。。。。。

    “我曾经以地狱狂战者作为笔名写过一段时间。”林云一本正经地说道。

    需要说明的是,这一段也是写入到但丁的背景之中,曾经有一段时间,但丁没事干就是写这个打发时间。

    合情合理令人信服。

    所以不存在超游的问题,咳咳。

    “你。。。。。厉害。”一边的尼禄想起林云之前的行动,只能竖起自己的大拇指。

    走进这个房间,左边和右边都是一个小门,不过左边的门却是打开。

    “看起来那个门应该是刚刚霍西拉之手出来忘记关上的地方,先去看看。”林云直接说道。

    “你说了算。”尼禄完全放弃思考。JPG

    就这样林云他们很快就走进一个房间之中。

    房间中心一个石柱上放着一个铜盆。

    西墙上,一块超大的动物皮上放着被子当做床来使用。带鞘武器和石雕装饰着墙壁。

    房间东半边放着一个木桌,桌子下面放着一个细长的带锁铁盒。

    “好吧,这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刚刚那个霍西拉之手的房间,或者应该说原来是那个酋长的房间,但是现在变成霍西拉之手的房间了。”尼禄的嘴角微微抽搐。

    “确实,有一股非常厚重的味道。”宝儿一脸苦闷的样子说道。

    “先调查看看吧。”林云将目光直接就放在那木桌子上,打开木桌的抽屉,能够看到,里面居然有一张类似于命令书一样的玩意。

    妳暂时得继续留在坎娜布利。

    不过记住了,这座城市气数已尽,所以赶紧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妳养的那些混种人走狗。

    妳们之前为了将那些混种人收为军用的盾牌迷宫,应该够妳在接下来的毁灭中保住自己的小命了。

    虽然说比不上矮人的建筑,但是毕竟是土元素制造出来的地下建筑,我很快就会得到眷泽城的管辖权,等沃莱什处理掉守护石,坎纳布雷斯对我们来说失去价值之后,妳就可以回到我的麾下了。

    从博物馆里抢到了扬妮的配剑确实是个大大的好消息──回来时记得把它带上,要是我们能腐化它,肯定能有大用。

    在妳离开坎娜布利前往眷泽前,先去那三个藏身处看看(奈瑟瑞安庄园、黄玉必应屋,伊斯卓德塔,通关密语暂时还是“我给档案带来了新的资料”)确保那里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愿上主德斯卡瑞和巴弗灭与你同在!

    “这些地方,我都知道,奈瑟瑞安是霍尔格斯手下一个商人的名字,黄玉必应屋是一家药剂商店,天啊,我还曾经在那里买过药剂,伊斯卓德塔我记得那是一个图书馆和一些法师狂人研究室,居然有这么多邪教徒藏匿的地方,胡尔伦那家伙该不会也是叛徒吧。”作为“本地人”的柯米莉亚惊叹说道。

    “看起来事情联上,之前阿拉瓦许奈之所以会怀疑霍尔格斯涉及到援助邪教徒的行为,应该是这个奈瑟瑞安的家伙所做,结果被阿拉瓦许奈误会了。”林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确实很有可能,不过看起来这个写信的人,似乎是一个矮人的样子,他似乎一直在吹矮人。”尼禄却是注意到这个。

    “确实,不过他上面还提到土元素,也就是说这里还有一个操纵土元素的施法者,这个需要注意一些才行。”林云很严肃地说道。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注意一下这个箱子吗?”宝儿指了指在桌子下面的箱子,然后说道。

    “等等,先看看有没有陷阱先?”林云先拦了一下众人。

    “D20+46,察觉检定。”

    好的,不用说,林云也知道失败了。。。。。。

    “看不出来。”尼禄微微摇了摇头。

    “不知道。”宝儿也是摇了摇头。

    “那看来应该是没有了吧,我们之前有找到钥匙吗?”林云这时候想到了这个问题。

    “没有。”尼禄再次摇了摇头。

    “好吧,看来要看看谁能够开锁了。”带着无奈的表情林云说道。

    “我会。”就在这时候,令人感觉意料之外的却是。。。。。居然是柯米莉亚。

    只见柯米莉亚拿出了一条铁丝出来,在那一个锁眼里面撬了撬,不到几秒的功夫,只听啪啦的一声,“好了。”

    依旧带着自信和从容的优雅,柯米莉亚笑着说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看上去如此优雅美丽的柯米莉亚,居然还会撬锁,并且看上去,似乎还是神偷的样子。

    事实证明,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啊。JPG

    “咳咳,我们先打开看看吧。”林云稍微咳嗽了一下,然后将之打了开来。

    盒子里放着一个小皮袋放着分好类的宝石,里面青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白色的分别3根,2枚,1枚,1颗,然后旁边放着两张卷轴和一把看上去细长暗木剑型盒子。

    “天青石价值10金币,血石价值50,黄水晶价值50金币,白珍珠价值100金币,这可都是硬通货,然后卷轴的话,一张熊之坚韧卷轴和一张移除疾病卷轴,我们之前要是早点来这里的话,就不用那么惨了。”说着尼禄就露出了郁闷的表情。

    很显然是想起了之前,林云为了那防护戒指的丢人情况。

    “哦,等等,这剑盒都能够价值200金币的样子,发财了。”浑元倒是注意力放在这个上面。

    “刚刚提到这是扬妮的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扬妮她是这一次圣战刚刚开始的时候的英雄,说起来她也是一个恶魔猎人,因为指责圣教军在圣战之中的疏忽和懈怠,被恼羞成怒的艾奥梅黛教会踢出教会,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扬妮却是以一个恶魔猎人的身份跟着圣教军一起进攻世界之伤,并且成功回来,成为英雄,艾奥梅黛教会也将她重新接纳,但是我听说在那一年扬妮就被暗杀,并且她的佩剑被腐化,之前一直都是放在灰兵营之中展示,一直到几个月前却是失窃了。”柯米莉亚脸色凝重地说道。

    “那看来应该是来这里了。”林云拿起这个剑盒稍微检查了一下,没有锁。

    打开剑盒,看上去就好像一把腐朽的长剑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

    “要试一下吗?”林云将长剑展示给众人,“说不定会产生滴血认主之类的情节哦。”

    “我不用长剑。”尼禄直接说道。

    “我不想要近战。”浑元直接说道。

    “俺有铲子就可以了。”宝儿举了举铲子。

    “咩。”沙耶也是举了举自己的爪子。

    “我就算了。”柯米莉亚直接拒绝。

    “好吧,那么就只剩下我了。”林云耸了耸肩膀,然后拿起这一把长剑。

    只是看起来并没有太大反应的样子,“行吧,作为作为一把寒铁长剑,成为我新的定制武器还是可以。”林云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