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讨逆 > 正文卷 第156章 红颜祸水,好年轻的功臣
    烛光下,何欢坐在榻上,身前两个舞伎在舞蹈,几个乐师在侧面弹琴,气氛很柔和。

    舞伎身披薄纱,舞姿轻盈,一脸俏脸变换着各种表情,诱惑之极。

    何欢的目光却不在舞伎的身上,只是定定的看着酒杯。

    许多时候,你艳羡而不得的东西,在另一群人的眼中只是寻常。

    幕僚进来。

    “杨氏那边来人了。”

    “说了什么?”

    “呵斥了郎君,说此事经营不密,以至于被人窥探到蒋迪的虚实。那个贱人不但轻松脱身,皇帝那边还对咱们的人颇为不满。”

    “什么意思?皇帝动手了?”

    “对,就在先前,皇帝以贪腐为名,拿下了咱们三名官员。”

    何欢摆摆手,歌舞散去。

    “他们一心想把贵妃拉下来,可却也不琢磨一番皇帝的心思。若我是皇帝……”

    “小郎君!”幕僚急匆匆的跑出去,左右看看,回来告诫道:“慎言。”

    “一家四姓与皇帝本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怕什么?”何欢笑的轻蔑,“我若是皇帝,定然会顺势敲打贵妃和梁靖,可他并没有,你说,皇帝在想什么?”

    幕僚低下头思忖,再抬头时,眼中多了谨慎,“他宠爱贵妃。”

    何欢笑了笑,“你看看皇帝的过往。从少年时便有英武之名。武皇垂暮,他领军杀入宫中,那时何等的凶险?但凡一丝走岔,一家子将会成为新帝祭旗的祭品。第二次是在四年前,他身为太子领军入宫,一旦李元有了戒备,他将死无葬身之地,可他却依旧去了。”

    “他喜欢冒险,喜欢刺激,可如今他身为帝王,还能如何刺激?”

    “天下被他当做是棋盘,众生为棋子,随意他挪动调遣,刺激吗?刺激,可他早就厌倦了。”

    “我敢打赌,他原先把梁氏弄进宫去便是为了刺激。你可曾注意到了吗?”何欢笑的诡异,“他夺了太子的女人,换做是别人,就说你吧,你夺了儿子的女人,你会如何自处?”

    幕僚只觉得浑身难受,“老夫……老夫……如何会做此等事。”

    “难受吧?”

    何欢拍着案几大笑,良久,他喘息道:“换做是我,定然会寻个罪名废掉太子,把他流放到荒蛮之地去,过两年弄死,如此眼不见心不烦。”

    幕僚有些心悸,“最近些年,太子看似地位稳固,可却平庸的连一个臣子都不如,堪称是悄无声息。”

    “明白了吗?”何欢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怪异的让人心中不安。

    “再美的女人,朝夕相处多年后也会厌倦。他也会如此。可太子在啊!太子隔几日便会进宫请见,你想想,每次见到太子时皇帝会想什么?”

    幕僚摇头,他自诩是个正经人,这等歪门邪道没琢磨过。

    “他会想着……太子的女人如今是朕的女人,太子要叫那个女人阿娘,哈哈哈哈!”

    何欢笑的癫狂,捶打着案几,伏在案几上身体颤抖。

    “我敢打赌,每次见到贵妃时,皇帝定然会想……这是朕的儿媳!”

    “那就是个疯子!用太子来刺激自己的疯子,爬灰老贼!”

    幕僚面色发白,显然这等高端刺激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良久,何欢哎哟一声,抹去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冷冷的道:“他就靠着刺激活着,所以,他不会丢弃贵妃。就算是蒋迪之事发作了,皇帝最多呵斥一番,随后不了了之。

    杨氏那边不明白这个道理吗?我看是明白的,只是他们太骄傲,不肯低头去琢磨别人的心思。”

    幕僚叹息。

    “可要提醒他们一番?”

    “没用,颍川杨氏何等的名头,多年来的顺风顺水早就让他们忘却了畏惧。就算是提醒了他们依旧如故,行事不会有半分改变。”

    “若是杨氏下次还准备对付贵妃……”

    “让他们去对付,看着他们和皇帝狗咬狗,你不觉着有趣吗?”

    何欢拍拍手,“歌舞!”

    歌姬和乐师再度进来。

    乐声起。

    舞姿再度翩翩。

    幕僚告退,临走前告诫道:“小郎君,颍川杨氏传承多年,底蕴深厚。何氏需仪仗杨氏之处甚多,要谨慎呐!”

    何欢看着他出去,拿着酒杯,微微低头,轻声道:

    “彼可取而代之。”

    幕僚走出大堂,深吸一口气,“百姓视帝王权贵为神灵,可这群神灵在干什么?爬灰的爬灰,玩男人的玩男人。神灵……”

    他张开嘴,“he……tui.”

    一口浓痰吐在地上。

    ……

    这几日不断有人上疏,为黄春辉叫屈。

    “他们说相公戍边多年,劳苦功高,如今风烛残年,却依旧在北疆吹冷风,皇帝仁慈,该考虑忠臣的荣养了。”张度不忿。

    江存中讥诮的道:“还有人说相公心存退意,想见好就收,免得晚节不保。呸!”

    这里是杨家。

    两个家伙拿着酒,坐在大树下发牢骚。

    张度打个酒嗝,“哎!来了长安怎能蹲在这里喝酒?走,出去转转。”

    “也好。”

    张度冲着后院喊道,“子泰!”

    “喊什么?”

    杨玄在收拾东西。来时怡娘说有些东西拉在老宅里,让他们取回去。

    “走,去外面转转。”

    “外面没什么意思。”今日天气不大好,微雨,杨玄觉得不如在家歇息。

    “难得来长安,走了!”

    张度寻到他,勾着他的肩膀,不由分说就出了门。

    雨雾轻薄笼罩在长安城上空,远处的城墙、宫殿、楼台朦朦胧胧。路边的行道树在雾气中一动不动,就像是个娴静的女人,静静看着人来人往。

    “去何处?”江存中问道。

    “我不知。”

    二人看着杨玄。

    “去曲江池吧。”

    “看流水?”张度不满的道:“北疆多的是河流,要看流水何必来此。”

    “不去?”杨玄看着他。

    “不去。”

    张度摇头。

    江存中摇头。

    杨玄呵呵一笑,“雨朦胧,水朦胧,人朦胧,那些痴呆文妇,那些多愁善感的女子最喜在这等时候去曲江池,看着流水淙淙,边上有骚男捧臭脚吟诗一首,风吹过,掉几滴泪,就觉得人生圆满了。”

    二人相对一视。

    “去!”

    一进曲江池,果然女人不少。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男人。

    男人们聚集在一起,一边喝酒吟诗,一边偷偷看着边上的女人们。每当有女人把目光转过来时,他们便会提高嗓门。

    男人一堆,女人一堆,但渐渐的就成了一堆。

    两个棒槌进了曲江池,看到这等气氛,眼珠子都绿了。

    “好地方啊!”

    “好景致!”

    二人目光转动,就盯着女人看。

    女人们来这等地方多会打扮精致,穿着考究,在水雾中看着朦朦胧胧的,恍若画中的仕女,仙气十足。

    女人们聚在一起,也在喝酒吟诗。喝的脸色绯红,眼神迷离时,最是动人。

    “见过各位娘子。”

    张度上去套近乎。

    几个女人看了他一眼,其中一人神色淡漠,“何事?”

    这便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可张度这个棒槌久在北疆,身边多是粗豪的武人,哪里懂的女人的心思。

    他笑着拱手,“诸位娘子在作诗呢?”

    棒槌!

    杨玄摇头。

    搭讪不是这么搭的。

    那个女人冷冷的道:“我等作诗,郎君自便。”

    滚!

    这个温雅的滚让张度一怔,这货脸皮厚,就涎着脸道:“我这里倒是有了一首诗,诸位娘子且听……”

    “郎君,请自便。”

    女子的脸上都挂上了冰渣。

    张度再厚的脸皮也经不起这等戳,灰溜溜的回来了。

    江存中勾着他的肩膀,揶揄道:“怎地,在北疆你自称玉面小郎君,今日却被长安的女人不屑一顾。”

    张度羞恼无语。

    身边有男子看热闹,见状就叹道,“北疆来的?难怪。”

    张度拱手,“还请教。”

    男子眼中有些取笑之意,他指着那些男子说道:“看看,那些男子谁不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考究,仪态翩翩。而你等却看着颇为粗豪,举手投足也不知收敛,大开大合,那些女人如何会喜欢?”

    娘的,原来如此。

    那些女人突然低头笑了起来,笑的肆意。

    笑一笑的,有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接着捧腹笑。

    “三个乡下人,也敢来勾搭我等,呸!”

    这些女人大多宽容,但也有刻薄的,冲着杨玄三人不屑的呸了一声。

    十余男子簇拥着一个女子疾步走来。

    身后一群男子紧追不舍。

    “公主,公主。”

    什么公主?

    张度等人赶紧避开。

    “是南阳公主年子悦。”

    “年子悦来曲江池了。”

    啧啧!

    瞬间大部分男人都动了,起身往这边凑。

    张度踮脚看去,“传闻南阳公主乃是天下第一美人,可却从未见过,今日算是开眼界了。哎!草特娘的,那么多人挡着,耶耶什么都看不到。”

    江存中更聪明些,见边上有树,就一溜烟爬了上去

    “戴着羃?呢!”

    江存中赞道:“不过莲步婀娜,令我动心。”

    那几个女人的谱摆不下去了,一番嘀咕后,都起身准备看看所谓的天下第一美女。

    “说是女人看了都会动心。”

    “闪开!”

    随行的官员板着脸开路。

    可这里是长安,谁特么听你的。

    那些男子蜂拥而来,十余男子在四面阻拦,没多久就岌岌可危。

    戴着羃?的年子悦有些后悔。

    今日她本想私下出门,可却被张菁发现了,于是就请了监控她们的官员出面,带着人护送她来曲江池。

    可没想到这个官员有好友今日也在曲江池,好友听他吹嘘过自己负责护卫天下第一美人,所以看到年子悦后,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

    随后就成了这样。

    年子悦抬头,有些茫然看看着四周那些疯狂的男人。

    还有女人。

    女人为何也这般疯狂?

    年子悦不解。

    一个男子突破了外围防御冲了进来,年子悦花容变色,“张菁!”

    大长腿一拳就把男子打飞了出去,可更多的男子突破了防御。

    “公主!”

    南阳公主一旦被这群男人扑倒,官员只需想想后果就面色惨白。可他自己也自身难保,在人流中艰难挣扎。

    “看,那三个人也上去了。”那几个女人在看热闹,等看到杨玄冲进去时,刻薄的女人忍不住讥讽道:“这也是想趁机占便宜,男人,哼!”

    “哎!他冲过去了!”有同伴指着前方,赞道:“好身手哎!”

    刻薄女捂着嘴,眼珠子瞪的老大,“他拉到了南阳公主,抽他!抽他一耳光,踹他!哎!不对,公主怎地……公主怎地这般柔顺就跟着他走了?!”

    一群人就看到杨玄冲进去,一阵拳打脚踢把年子悦身边的男子弄倒,随后伸手。

    按理年子悦应当缩手,并给他一腿。可年子悦却把手伸过去,任由他牵着。

    “啊!”有多少人嫉妒若狂啊!

    梦寐以求的小手,就这么被那个男子牵着了。

    张度把肠子都悔青了,一边暴打那些扑过来的男子,一边说道:“早知道公主这般柔顺,我早就上了。”

    杨玄把年子悦拉出人群,微微蹙眉,“怎地这般不小心?”

    换作旁人年子悦定然沉默以待,可此刻她却脱口而出,“我都戴羃?了。”

    杨玄苦笑,“你名气太大,容易招来蝴蝶。对了,此次之后,让鸿胪寺那边换个人吧。”

    “嗯!”

    年子悦跟着他往另一侧走,“你何时回来的?”

    “回来了几日。”

    “为何……”年子悦止住了话。

    “小玄子,她想问你为何没去寻她。”朱雀的声音很快活。

    “此行是公事。”

    杨玄硬邦邦的回应。

    年子悦默然,良久说道:“我听他们说此次北疆和北辽大战,北疆获胜了。你可知晓?”

    这妹纸想打探什么?

    南周那边必然想打探到此战的详细经过,以此来评估大唐和北辽的实力。

    杨玄默然。

    “见过公主。”

    几个女人在前方福身,正好打断了年子悦追问的节奏。

    杨玄抬头,不禁莞尔。

    冤家路窄,几个先前讥讽他们的女人,此刻正好奇的看着他。

    美人看看就好,同性之间没可能。而这个年轻人却能从容牵着公主的手,身份神秘的让人心动。

    “见过郎君。”

    连那个刻薄的女人都福身行礼。

    杨玄颔首。

    随即带着年子悦和她们擦肩而过。

    那个刻薄女把肠子都悔青了,回身看着杨玄的背影,身边的同伴说道:“早知道先前就该和他们一起饮酒作诗。”

    杨玄和年子悦走到了人少的地方。

    “你也在北疆,此次可曾参战?”

    “嗯!”

    年子悦侧身看着他,“他们说此次黄春辉带了几个有功之人回来报捷。”

    “我就是其中一个。”

    年子悦看着他,心中许多问题想问,可最终化为一句。

    “好年轻的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