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持证穿越,开局差点太监 > 第0073章 魏公公的手段
    亦或是这玩意儿也会进化?

    许新正心想,只是当下条件也没法验证忘忧草中使人尸变的成分到底是病毒还是细菌,抑或是这个世界独有的什么玩意儿。

    不过就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今日遇到的行尸和之前明显有所不同,有理由认为这是两类毒物。或许真的是变异、进化,点了传播性?

    “大人,有没有可能忘忧草服用之后在人体内是会变化的,会成长的?”许新正暗示道。他一时没法和王景渊解释什么叫进化什么叫变异,只能简单地用成长作比喻。

    “你是说忘忧草可能是一种蛊?种入体内后需要一些时间成熟?”王景渊顺着他的意思问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许新正点点头,说病毒他们可能不懂,但用蛊的话就好沟通多了。

    “可即便是蛊,也没听说过是靠撕咬来传播的呀……”

    “仲元,你对蛊术也有了解?”

    问话的人并不是王景渊,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音色略尖,但比太监要更有中气。

    许新正心头一紧,回头才发现魏谦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吓得他急忙与周围人一起施礼,唤一声:“魏公!”

    正在对峙的秦陆两方也纷纷停下,恭敬迎接魏公公的到来。

    魏谦摆摆手示意他们免礼,又将目光投向许新正,再次问道:“仲元,方才路过时听你所述,莫非你是认同行尸咬人会传染的?又听你提及蛊术,你对蛊术也有了解么?”

    许新正赶紧解释道:“禀魏公,卑职只是觉得镇魂司上下皆为同袍,自当情同手足,肝胆相照,携手效忠陛下,不该如此同室操戈!眼下闹出此事,卑职宁可相信是那忘忧草在作祟,使得行尸咬人可以传染!卑职愿意相信陆血幡麾下几位哥哥的话,想来他们被迫挥刀砍向已经尸变的自家弟兄时,内心不比我们痛苦!”

    许新正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寂静的夜里却能清楚地传到每个人的耳畔,不少人听完后羞愧地低下头。

    是呀,镇魂司内部素来团结,怎的现在遇到无法理解的情况不去找原因反倒先怀疑自家兄弟呢?

    觉悟竟然还不如一个刚加入半年的新人,惭愧啊。

    此前砍杀行尸的那支小幡,也冲许新正遥相拱手示意。在他们被怀疑时,许新正这番话确实是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

    许新正又接着回答道:“至于蛊术,卑职确实不懂,只是在江湖小说中听过一些。南疆有蛊师擅用各种蛊毒,其中不乏利用蛊来控制人的神志,与这行尸确实有些相似,很难不让人怀疑忘忧草或许也是一种未知的蛊。当然,这只是卑职的主观猜想,并无任何依据,一切还需魏公明断。”

    “仲元说得倒也不错,宁可信其有,不可能信其无。若行尸咬人真能传染,可得小心防备才行。”魏谦笑着朝那几句尸体走去,一边问道:“今晚出现的行尸都在这儿了?可还有漏网之鱼?这畜生可还咬过别人?”

    秦血幡连忙上前汇报道:“禀魏公,事发第一时间卑职的人便紧追这只行尸,并未发现它咬过其他人。”

    “在你们遇袭之前呢?”

    “这……”

    “秦陆两支总幡留下,其余人,搜!但凡发现被咬伤者,一律带回诏狱!”魏谦背着手下令道。

    “是!”众执事领命。

    却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铜铃声在寂静的夜晚街道上响起。

    在他们的南面,旧鼓楼街与德胜街的岔路口,一辆挂着白色灯笼的马车拐了进来。

    钦天监的人,照例来收尸了。

    或许是之前已经看到了镇魂司的烟花信号,赶车的人早有心理准备,见到现场围着这么多镇魂司执事并不觉得奇怪,只是将往日的骄傲收起来一些。

    外围的镇魂司白幡脸色阴沉地横过刀鞘,作“止步”手势。

    钦天监的马车难得一回没有废话,老老实实地停下。赶车的灵台郎带着两名负责抬尸体的力士跳下马车,气地施礼道:“诸位同僚,晚上好呀,我们过来收尸……”

    话刚说完,只见“哗”的一声,人群分开一条道儿,现出里面躺着的三具尸体和背手站在那儿的魏谦。

    这位灵台郎认出了魏谦的蟒袍装束,赶忙上前施礼,又见到地上躺着的两句镇魂司执事尸体,心里不由叫苦:怎的这么衰?今晚轮到我当值呢?

    魏谦都不转身看他,只是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漠然开口问道:“这畜生是你们放出来的?”

    “……”灵台郎一时语塞,不敢回答。

    连身后拉车的马儿似乎都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十分灵性地压着蹄子往后退两步。

    “放出来几只?”魏谦又问道。

    “就……就一只。”灵台郎颤抖着声音回答道。

    周围众人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去,与死者同小幡的两名执事压不住怒火了,浑然不顾魏谦在场,拔刀就要上来砍人,顶头上司秦血幡居然也不拦他们。

    灵台郎吓得连连后退,急声喊道:“魏公!魏公此事与下官无关呀!魏公,下官是钦天监的人……镇魂司不可如此啊!救命!救命啊——”

    魏谦居然也不拦着他们,只是轻飘飘地提醒一句:“要活的。”

    此话一出,周围其他人也出手了,连同后面马车与两名力士一并拿下。动作很粗暴,混乱中不知是谁一个不小心将那灵台郎的双腿都给踩断了,疼得他哭嚎不断。刚开始还喊着钦天监和苗国师的名号呢,后面发现没用就再不敢乱说话了,只是哭着求饶。

    “秦总幡,将尸体带回镇魂司。放个人回去报信,让他们来镇魂司诏狱提人。”

    “是!”

    “其余人等,去搜吧。”

    “是!”

    众执事得令,秦陆两位血幡带着各自的人留下收拾现场,随魏谦回镇魂司。

    其余六名血幡简单聚首划分片区后便带各自的人散开,以小幡为单位,以遇袭点为中心向外地毯式搜查。

    许新正全程看得直呼厉害。这魏谦也是好手段,难怪一个太监能将镇魂四上下一众血气方刚的汉子管得服服帖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