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持证穿越,开局差点太监 > 第0072章 镇魂司内部危机
    城北,旧鼓楼大街。

    四道黑影在街上飞奔,他们是正在城东执勤的小幡,见到求救信号之后便赶紧就近过来,很快在大街上遇到了发信号弹的两名同僚,其中一人躺在另一人怀里,显然是受了重伤。

    “怎么回事?”带队的花幡执事是个三十岁出头的老兵,警惕得很,虽然认出那二人身上穿的是镇魂司公服也没有轻易凑过去,与他们保持着至少三步距离。

    “大人,我们是秦血幡的人,有行尸袭击我们!其他两位前辈去追了!”跪坐在地上的是个年轻的白幡执事,与许新正一样才加入镇魂司半年多,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这会儿已经哭得满脸泪痕了。

    而他怀里的同僚,此时还有气,瞪着眼睛胸口一起一伏,似在凭借意志与伤痛作斗争。

    他的脖子与肩膀交接位置被咬掉了一块肉,尽管那年轻的白幡执事拿手帕摁着,鲜血也还是不断地往外面冒。

    赶来支援的花幡执事依稀认出伤员的身份,这才放心地上前去帮忙,取出一枚止血丹要喂他服下,却听那年轻的白幡执事哭道:“没用的大人,我已经将身上的止血丹用完了,还是止不住血。”

    “怎么这般冰凉?”花幡执事摸了下伤员的额头,又掰开查看他的瞳孔,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起身带着自己的三个手下后退,一边下令道:“你快放开他!”

    “大人?”

    “他现在这状态分明是服用了通灵丹,这是要尸变了!否则八品武夫,又没被伤及要害,怎么可能如此虚弱?”花幡执事拔刀喊道。

    那年轻的白幡执事哭着摇头否认:“不可能啊!不可能的,我们住在一起,从未见他服用过通灵丹……况且这毒物的危害我们都晓得的,怎会去服用?大人,您想想办法救救他吧!”

    其他同行的三个白幡执事也忍不住看向他,镇魂司内部素来团结,不可见死不救啊!

    花幡执事眉头紧锁着,还是不敢冒险,狠着心再次喊道:“你先放开他!”

    “这伤口不压住会血崩的!”年轻人哭喊道。

    “大人,我们抓紧时间送他去医馆吧?”同行的白幡执事忍不住开口劝说。

    花幡执事正在纠结,忽然见那伤员浑身抽搐起来。

    “不好,他失血过多,痉挛了!”身边另一名白幡执事见状便要上前去帮忙。

    却见那伤员骤然张口咬住了自家兄弟的脖子,吓得他赶紧退回来。

    “尸变了!”花幡执事惊呼道。

    “啊——”那伤员松开了嘴,重新站起来,发出与行尸一样的尖锐吼叫声。

    纵使是在场最为年长见多识广的花幡执事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见到自家兄弟变成行尸,愣了一下眼看行尸冲来才咬牙挥刀上去。

    身后三名白幡执事见状也紧跟着冲上前去,急声提醒道:“大人,没带红绳与镇尸符。”

    花幡执事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闪身躲避本想生擒他,听见手下的话也只能痛下杀手:“砍脑袋!”

    “大人?”

    “杀!”

    “是!”

    三人联手,一个合击便将行尸头颅斩下。

    只是砍自家兄弟的脑袋,心里总归不是滋味。

    还未等四人缓过一口气,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嘎吱嘎吱”的动静。一回头,却见刚才被咬的那名年轻白幡执事也直挺挺地站起身,像条疯狗一样冲他们扑来。

    “噗——”

    虽然事发突然,可面对的乃是一名六品武夫,岂能被他偷袭成功?

    花幡执事闪身一刀,手起刀落,又是一颗脑袋。

    鲜血,伴随尸体倒下撒了一地。

    街边的房屋屋顶又传来了动静,四人提刀作防御阵型,却见是另一支小幡的同僚赶来。

    新赶到的小幡眼看着他们砍下同僚的脑袋,一个个都懵了。

    双方对视一眼,忽然拔刀相向。

    “混蛋!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屋顶上的人怒然质问道。

    ……

    许新正等人是从官舍出发的,自然是与大部队同行。

    赶到现场时已经有十几个镇魂司执事在了,分作两边彼此对峙。

    这还是因为有血幡执事到场调停,否则气氛更加剑拔弩张。

    许新正资历尚浅,落在人群最外,垫着脚尖也没看明白什么情况。宋泽拉了他一把,带他挤到前面去找王景渊。

    一问才知道是另外两个总幡的人起了冲突,先是秦血幡的人在巡逻时被行尸偷袭有人受了伤,后来隔壁陆血幡的人赶到现场支援。可等秦血幡麾下的另一支小幡赶到时,却见他们砍了自家兄弟的脑袋,两伙人遂拔刀相向。

    陆血幡的人解释说他们砍死的两名同僚已经尸变,可秦血幡的人非说不信,一口咬定自家兄弟没有服用过通灵丹,不可能尸变。

    陆血幡的人又辩解说这二人是被行尸咬伤后中了尸毒才引起尸变的,另一方则骂他们扯淡,镇魂司自己就是抓捕行尸的,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秦血幡和陆血幡到场后,劝住了各自的手下,而后确实在尸体上检查到了行尸咬伤的痕迹。可毕竟是亲眼目睹自家兄弟被杀,秦血幡的人依旧铁青着脸心里不舒服。

    除了这两具镇魂司的尸体外,现场还有一具尸体,正是此前袭击他们的那只行尸,咬伤人之后没跑两条街就被诛杀了。

    “这行尸确实与我们上次遇到的那只不太一样,怎的只咬一口就跑了?说不准真的会传染。”许新正忧心忡忡地与身边人暗示道。

    这个世界的九州大地其实很早就有行尸、僵尸的概念了,江湖上甚至有人以此为生,负责将死他乡的旅人带回老家,称为“赶尸人”。

    但这类行尸往往不具备传染性,被咬伤后虽然也会中尸毒,但尸毒是致死的,并不会将中毒者也变成行尸。后世影视剧里的僵尸咬人会导致中毒尸变,其实是借鉴了外国丧尸的设定,传统的僵尸并不具备传染性。

    忘忧草现世后,人们借用了这个概念,将服用过忘忧草尸变的人也称作“行尸”。事实上这么多年下来也同样没有发现过行尸咬人会传染的概念,更多时候受害者是被行尸啃食殆尽的。

    所以镇魂司很多人不相信这两位同僚是因为中了尸毒才尸变的,也是情有可原。比起这个,他们更愿意相信是有人私下服用了通灵丹,或者是自家出现了叛徒。

    但许新正毕竟眼界不同,他老早听闻行尸这个玩意儿时就在担忧古装版生化危机了,哪怕后来发现这玩意儿并不会传染,也还是有这份心理准备。现在听说行尸咬人会传染后,非但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很合理。

    宋泽摇头不认可他的说法:“那畜牲有一点灵智的,逃跑兴许是知道自己不敌。若被行尸咬一口就会尸变,未免过于危言耸听了。何况这玩意儿也不是头一回出现,怎么以前没有遇到过被咬伤后尸变的呢?”

    这点许新正也很纳闷,说来忘忧草流行也有十多年了吧?莫非是因为这些年镇魂司控制得太好,一有行尸出现很快就给抓住或者诛杀了,加上通灵丹价格昂贵消费得起的基本不会断供不会尸变,所以才没遇到行尸咬人传染的事件?

    可上次遇到的那只行尸确实不像是会传染的,它直接就把人咬死吃掉了,怎么传染呀?亦或是这玩意儿也会进化?